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108、无敌真寂寞

108、无敌真寂寞

 热门推荐:
  项阳说的这话可真是发至肺腑的。

  就像邢昊的老爹邢擎苍知道素锦的身份背景,对其不敢有丝毫无礼之处,可许昌他却不知道这些。

  也许在许昌的眼里,素锦仅仅是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罢了。

  他又是梁城的土皇帝,所以绝对是危险的。

  而且项阳还从许昌的眼神中看出来一种叫做发情公狗的意味来。

  许昌就像发情期的泰迪一样,他不会怜香惜玉,来了兴致也不会分场合、分时间,甚至不会分是不是同类。

  动物这样尚且可以给它做个手术阉了,或者更极端点葱花香菜土豆炖了,可人若是这样呢?

  项阳是真挺喜欢素锦的,打第一次见面就特有感觉,就好像前生相识似的。

  这种感觉无法言喻,只能用心去体会,若是没有这种感觉,项阳也绝不会伸手去管这闲事。

  邢昊那话说的多好呀,天下这么大,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可有时候人就是这么怪,一旦认准一个人,那么就是一辈子的事儿了。

  所以许昌他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他,椰树来了也不好使,项阳说的。

  素锦的身份背景不仅没有让项阳望而却步,反而让他发愤图强起来。

  七星宗是什么东西?

  瓢虫吗?

  七星宗宗主的儿子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能吃吗?

  项阳啐了一口,嘀咕道:“早晚打的你怀疑人生。”

  与此同时,远在中州的七星宗宗主那风度翩翩的儿子忽然打了个喷嚏,嘀咕道:“谁想我了?是小锦吗?”

  随后他便摇了摇头,心想,不可能的,她为了逃婚都躲去锦州那个荒凉之地了,又怎么会想我呢?

  顿了顿他又嘀咕道:“那到底会是谁想我呢?”

  说罢他便拿出七片纹络复杂的甲片开始卜算起来。

  七星宗最拿手的本事就是神算。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一脸疑惑的嘀咕道:“紫薇星动,天下大乱?这天下又何曾安稳过呢……”

  “再说我卜的是人,怎么会出现这种乱象?”他眼中的迷惑之色更浓。

  过了一会儿,他决定再卜算一下,只见他一咬舌尖,一股精血射了出来化作血雾散落七片甲片之上,接着甲片开始颤抖运动起来。

  三息过后,他突然睁开双眼,接着‘哇’的喷出一口鲜血,眼中满是惊骇之色。

  守在门外的七星宗弟子听见声音后急忙入进屋问道:“少主,您怎么了?!”

  “我父亲在哪里?”

  “宗主大人一早便去修真联盟商议要事了,还未曾归来。”

  “我父亲若是回来了,第一时间过来告诉我。”

  “是。”

  这名七星宗弟子退出去后,素锦未婚夫的脸色便沉重起来。

  方才的卦象虽然隐晦,但还是让他测出了一句话来。

  阳落九州,万物皆休;

  天道万古,至死方休!

  “这不单单是我一个人的事儿了,而是整个九州的劫难,也不知究竟因起何处……唉!”

  与此同时,许昌死掉的事发了,整个梁城为之震动。

  老乌将许昌脑袋丢了的事儿对素锦说了。

  素锦秀眉微颦,不知为何,她第一时间脑海里便浮现出项阳的身影来。

  不过随后她便否定了这个猜测,那许昌可是元婴后期的修士,项阳是做不到这点的,更何况他又是在这之前离开了梁城,所以这事儿应该与项阳无关。

  可话是这样说没错,但她总觉得项阳的离开有一些刻意而为之,就好像故意做个不在场证明似的。

  毕竟这大晚上的,他完全没必要趁夜离城的。

  素锦心思缜密,这事儿与醉仙楼的伙计死掉可不一样,玄天宗必定会追查到底的,而许昌临死之前见的人又是自己这几个,怀疑是必须会怀疑的。

  自己这里没什么问题,就算借玄天宗汪永庆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对自己怎样,可项阳那里就不行了。

  项阳他无权无势,到时候怕是要丢掉半条命都不止。

  想到这里之后,素锦立刻给锦州商会的会长杨权发了枚玉简,让他速来梁城议事。

  这事儿素锦并不方便出面保人,只能选择另辟蹊径,希望杨权能出手将此事拦下来,起码能让项阳有个说话的机会,不至于被冤死就好。

  发完玉简后,素锦忽然微微一怔,心想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乎项阳的死活?

  难道是自己对他产生了感情?!

  不!

  不是这样的,一定是因为自己惜才,不想让一个天才就这么遭难!

  素锦将心中的杂念抛开,抬头望向夜空中挂着的两轮明月,叹了一口气,嘀咕道:“离开中州也有百年了,也不知道父亲母亲现在如何……”

  明月令人倍感思亲。

  ……

  项阳与邢昊回到灵药宗后,也没有大张旗鼓的,找到正在睡觉的姚正道,把他叫醒让他去做了几只叫花鸡又配了几个下酒小菜,随后项阳与邢昊喝了起来。

  这次项阳没有玩赖,是实打实喝的酒,所以他醉了。

  邢昊这时也明白项阳之前与他喝酒是玩赖了,只不过他并没有生气,项阳一句‘全在酒里了’一饮而尽后,什么也都过去了。

  项阳喝的并不多,青云猴酒两三杯而已,便已经醉意上心头了。

  邢昊笑道:“小老弟,你这酒量可着实不咋样阿!”

  “我,我觉得我还能喝。”项阳说话有点结巴了……

  邢昊一脸认真道:“咱话可说在前头,喝是没问题的,可不能用法力祛除酒意,否则白瞎了我的好酒。”

  项阳嘿嘿一笑,摇头道:“那我还是不喝了。”

  邢昊:“……”

  “你这还是在装醉呀!”邢昊不禁吐槽道,“老弟,酒品见人品,这么看来,哥哥我有点担心你的人品阿!”

  项阳举起杯来,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咱往后看,来,喝一口。”

  说罢俩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起来。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来到了后半夜,项阳四仰八叉口吐白沫的躺在地上哼哼着,时不时的还抽搐两下,估计是特么酒精中毒了……

  邢昊自饮自酌了一杯,叹道道:“孤独的坐在第一的王座上,看其他人为了争第二而喝的口吐白沫,唉!无敌真是太寂寞了,喝酒连个对手都没有~”

  说完,他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青云解酒丹塞进了项阳的口中。

  项阳这才捡回了一条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