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107、欲擒故纵

107、欲擒故纵

 热门推荐:
  所以严格来说,邢昊是属于那种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如果单独拎出来的话,也许活不了几天……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人家邢昊就是有个牛批的爹,可以令他少经历风雨,这是先天条件,羡慕不来,咱只能自己努力,争取有一天自己变成牛批的爹!

  马柘处理完许昌的脑袋后,道:“这回咱俩的账一笔勾销了吧?”

  “勾销了?”项阳摸着下巴,审视这马柘,一脸认真道,“刚才我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发现,你说这一切是不是都是因为你而引起的呀?”

  马柘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接着项阳便掰着指头道:“你看阿,你说我要是不在醉仙楼救你的话,那醉仙楼的伙计也不会跟我去商会取灵石,他要是不跟我去取灵石,也不至于连命都丢了,他要是没丢了命,玄天宗许昌也不会找上我,你说这一切是不是都是因你而起呢?”

  马柘听后艰难的点了点头道:“是吧……”

  “请把你这个‘吧’字去掉好吗?”项阳一脸肉疼之色道,“你说我为了救你一命,摊上了多少事?花了多少灵石?你居然还说什么一笔勾销?人心都是肉长得,你怎么能说出这么狠心的话来呢?!”

  马柘抿了抿嘴,心想,那还不是你先说的一笔勾销吗?

  当然,他也自知确实理亏,不管咋说,这事儿的的确确是因自己而起。

  于是他将从许昌那里得到的四百多万灵石拿出了道:“这有四百多万灵石……”

  他的话还没说完,神河剑就开始抗议了,只见他腰间装有神河剑的特制储物袋开始抖动起来,有点想要破袋而出的感觉。

  马柘立刻住了嘴,他将伸出的手拿了回来,拍了拍储物袋,出言安抚道:“不给,不给,都是你的,乖……”

  项阳:“……”

  邢昊:“……”

  神河剑这才安静了下来。

  马柘硬着头皮道:“那你想怎样?”

  “跟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项阳呵呵一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之前不是说了么,一笔勾销就是一笔勾销,咱俩的事儿了了,你走吧。”

  马柘一愣,邢昊也是一愣,他纳闷的看了看项阳,心想,还真是上嘴唇下嘴唇一碰,咋说都是你阿,刚才还一副咄咄逼人的模样,现在却又这样,到底是要搞哪样呀?

  “真的?”马柘一副将信将疑的样子问道。

  项阳点头道:“真的,趁我还没有后悔之前,你快走吧。”

  “再见!”马柘闻言祭出极品飞行法器就溜了,头都没回就走了……

  这时邢昊不解的问道:“老弟,按道理来说他确实是欠你的,你怎么还真跟他一笔勾销了呢?咱这不是赔了灵石又折了兵么?这不是亏大了么?”

  项阳听后突然莫名其妙的说道:“爱情就像是握在手中的沙子,你握得越紧流失得就越快。”

  邢昊闻言想了想,猥琐一笑道:“你把沙子弄湿了不就能握住了么?不过这与你放马柘走有什么关系呃……卧槽!老弟,你该不会有那种特殊嗜好吧?!”

  他不着痕迹的把身子往旁边挪了挪,心想有机会要不要给老弟安排个炉鼎玩玩,体验一下其中的乐趣什么的。

  不过随后他便否定了这个猜测,毕竟前一刻项阳还说要追求素锦来着。

  项阳白了邢昊一眼,解释道:“我这叫欲擒故纵你知道不?”

  随后他把欲擒故纵与诸葛亮七擒七纵孟获的事儿说了一下。

  邢昊听完砸吧砸吧嘴道:“这诸葛亮确实是个人物,有几乎一定要认识一下。”

  “估计是没什么机会了……”项阳摸了摸鼻子,心想,诸葛亮都凉了那么多年了,托梦都没地方托了吧?

  邢昊寻思寻思又道:“要我说这个叫孟获的也是个笨蛋,第一次打不过就回去找老爹呀,让老爹带人去灭了就是,还傻呵呵的让人家抓了那么多次。”

  项阳:“……”

  他心里不禁吐槽,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有一个那么牛批的老爹呢?

  项阳言归正传道:“我之前说了,人心都是肉长得,这事儿到底有没有一笔勾销马柘心里比谁都有数,据我所知,他是个不喜欢欠人东西的人,我断定他还会回来找我的。”

  邢昊闻言不禁佩服道:“老弟,你平时看起来挺厚道的,没想到蔫坏呀!”

  项阳无语道:“我这还不够厚道呀?为了救马柘,我可是实实在在的搭了两百多万灵石阿!而且这事儿还没完呢。”

  邢昊想想也对,他道:“你也真够下血本的,不过话说回来,值么?两百多万灵石虽然不多,可对你现在来说却也不少,能做不少的事儿,包括雇人杀掉一位元婴期修士也用不了这么多。”

  “能干掉元婴期修士的人有很多,但敢干掉许昌的人可没几个。”项阳说道。

  其实他心里还有句话没说,别说许昌一个玄天宗的执事了,马柘可是连玄天宗宗主儿子都敢杀的主呀!

  “这倒也是。”邢昊点了点头,不过他又好奇起来问道,“这马柘到底是什么人呀?”

  项阳一耸肩道:“谁知道呢?”

  邢昊:“……”

  “我看你这两百多万灵石要打水漂了,你这不是纯扯淡呢么?连底细都不知道,还谈什么谈呀!”邢昊不禁吐槽道。

  项阳摆了摆手道:“有时候有些事知道太多并不好,知道该知道的就正好,好了,不说他了。”

  邢昊叹了口气,道:“老弟,哥哥我最后说句不该说的话阿,你这事儿办的虽然痛快,但确实是有点冲动了,其实你根本没必要杀许昌的,让我抽他一顿也就算了,他不敢还手的。”

  项阳闻言想起了当时许昌看向素锦的眼神,坚定地说道:“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将潜在的危险扼杀在萌芽中的。”

  邢昊苦笑不解道:“老弟,许昌他一个小小的执事,能有什么危险?难道他还能翻了天不成?”

  “大哥你身居高位有所不知,你可以一笑泯恩仇,可不是人人都会像你这样豁达的。”项阳叹了一口气道,“有时候阎王未必可怕,而小鬼却是真的难缠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