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106、素锦的来路

106、素锦的来路

 热门推荐:
  项阳心里无语的很,这下可特么麻烦了,跟邢擎苍抢女人难度好像有点大,要不还是把邢擎苍的儿子给绑了吧?

  他不怀好意的看了看邢昊几眼,心想还是算了吧,毕竟祸不及家人……

  这时邢昊撸起了袖子,只见他的胳膊上有着一道暗红色的伤疤。

  他答非所问道:“老弟,你看见我这道伤疤了吗?”

  项阳点了点头道:“看见了,谁干的?改天我帮你报仇!”

  邢昊翻了个白眼道:“我爹打的。”

  项阳:“……”

  邢昊又道:“当初我爹警告我之后,我也像你刚才那样问我爹的,结果我爹就打折了我的胳膊。”

  项阳:“……”

  “确定是亲爹吗?”项阳脸色古怪,原来父子俩到了这时候也不好使阿……

  邢昊点头道:“是亲爹,别看我爹他平时护犊子,可该打我那是真打呀,往死里打,按我爹的原话说,反正咱们宗门有的就是丹药,就算把你全身骨头都打折,我也能让你恢复如初……”

  项阳摸了摸鼻子道:“实在不行的话,滴个血验个亲吧,你这个爹可能是假的。”

  邢昊听后给了项阳肩膀头子一拳,笑骂道:“你特娘的别瞎说,万一让我爹知道你挑拨我们父子关系的话,神仙都救不了你。”

  项阳耷拉着肩膀头子,表情‘痛苦’道:“完了,肩膀头子让你给怼碎了,这事儿没有一颗青云续骨丹解决不了……”

  “我给你一瓶。”邢昊家别的没有,就是特么丹药多,这可是一个能跟丹宗叫板的家族式宗门呀!

  项阳喜滋滋的接过青云续骨丹道:“谢大哥!”

  邢昊摆了摆手道:“这都是小事儿,大哥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用不上这种丹药,骨头碎了能治好又怎样?该疼的过程还是要经历的。”

  项阳点头道:“大哥说的对,千万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才是。”

  顿了顿他又问道:“话说回来,那你爹到底为什么让你对素会长保持敬重而绝不可有非分之想呢?”

  邢昊犹豫了一下,道:“老弟,这事儿我爹不让我说,我跟你说了,你可别跟外人说阿!”

  “大哥你放心,我这嘴特严。”项阳打起了保证,心中对这个缘由特别好奇。

  邢昊这才说道:“我爹说,那素会长是中州的人!”

  “中州?”项阳眉头一皱,问道,“云落大陆有九州,属中州实力最强大,素锦是中州的人是什么意思?”

  邢昊回道:“九州商会遍布九州,而锦州商会只是九州商会的分会,总会在中州,我爹说素锦是中州总会的人,来咱们锦州就是下来镀个金拿个资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回去了。”

  项阳一怔,道:“用不了多久就回去了?卧槽,看来这事儿我得抓紧了,要不然到嘴的娘们儿就飞了……”

  “先听我把话说完啊!”邢昊叹了一口气道,“事情没这么简单的,我爹与咱们锦州隔壁的丰州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我爹他听说,这素锦是有主的干粮,不能碰的,谁碰谁倒霉!”

  项阳:“……”

  “我特么,原来素锦是有夫之妇?!”项阳这会儿可着实有点一脸懵逼,怎么说嫁人就嫁人了呢?!

  邢昊:“……”

  “我说老弟阿,你敢不敢让我一次把话说完?”邢昊有点不高兴,总打断人家说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

  项阳一听这话,觉得事情似乎还有转机,于是急忙道:“你说你说。”

  邢昊道:“咱们锦州有锦州修真联盟,也就是七门九宗,而中州也有修真联盟,他们那的门派可多了去了,这其中有一个门派叫七星宗,实力在中州排名前五,而这七星宗宗主的儿子,与素锦有道侣婚约在,这下你明白了吧?”

  项阳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就是俩人目前还没结婚只是谈朋友呢,不对,兴许连谈朋友都算不上,这一定是包办婚姻,俩人说不定连面都没见过,我还是有机会的!”

  邢昊:“……”

  “老弟,我劝你还是醒醒吧,人家俩人是青梅竹马的关系!”邢昊拍了拍项阳的肩膀,摇头道,“天下女人多了去了,别可一棵树上吊死对不对?况且咱也根本惹不起人家呀,那可是七星宗,啧啧,惹不起惹不起。”

  项阳呵呵一笑道:“现在是惹不起哈,走着看吧,以后哪天说不定就能惹得起了呢?”

  邢昊无语道:“老弟,你的志向很远大,但现实很残酷,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你大哥我每次不听我爹的话,每次都吃大亏!”

  “那行吧,我且先听着。”项阳敷衍道。

  他心想,像这种情况儿吧,不试试真不甘心……

  邢昊见项阳答应是答应了,可就是不知道走没走心,不过其实他心底也憋着一口气,要是项阳真能把素锦这样的天之骄女给拿下了,光听着都觉得刺激,就是后遗症有点大,好像难以承受……

  他道:“素锦是中州总会的人这事儿出的我嘴,进的你耳,到此为止了,千万别说出去,我爹可说了,人家这属于是微服私访,捅漏了是要遭倒霉地!”

  项阳表示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这时马柘追了上来。

  项阳见到马柘安全回来后,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其实别看他表面稳得一批,其实内心也是慌的很,他也怕马柘失手出事儿,不过现在好了,人起码是回来了,就是不知道事儿办成没办成。

  马柘将装有许昌脑袋的储物袋扔给项阳,道:“喏,你要的东西在里面呐。”

  项阳接过储物袋检查了一下,发现里面确实是装着许昌的脑袋,虽然是用神识查看的,但也觉得有点瘆得慌。

  他把储物袋扔给马柘,道:“你干这行专业,把这玩意儿给处理一下吧。”

  马柘翻了个白眼道:“你直接烧掉就完了呗,谁烧不是烧?”

  说完他把许昌的脑袋取了出来,一把灵火烧了个干干净净。

  一旁的邢昊看的眼睛都直了,他还真就没动手杀过几个人,平时有什么事儿的话,他只需要抻着脖子大喊一声自己是邢擎苍的儿子邢昊之后,敌人不是撒腿就跑,就是纳头便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