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101、玄天宗拿人

101、玄天宗拿人

 热门推荐:
  马柘劈开空间跳进去后,便借助神河剑在虚空中快速移动。

  他怎么都想不明白,项阳凭什么会断定自己就是那个刺杀玄天宗宗主儿子的凶手。

  越想越想不通,这样下去可不行,虽说项阳看来应该会守口如瓶,可难保以后被其他人发现,所以他便一咬牙决定返回梁城问问项阳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马柘偷偷返回梁城后却发现,整个梁城非常平静,没有任何异常,接着他又潜伏到锦州商会发现依然如此,哪有什么玄天宗化神期修士呀?!

  这时他反应过来,自己这是他吗的上当受骗了!!

  于是有了之前的一幕,马柘阴沉的骂道:“你他妈的居然诈我!”

  项阳早就料到马柘发现后会回来的,也可以说正等着他回来。

  他笑道:“脸别这么吓人好不好,好歹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两百万灵石可不是闹着玩的。”

  “两百万个屁,那八品丹药撑死一百多万灵石而已!你这个人满嘴谎话,信不得!”马柘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说道。

  “你‘而已’这个词用的有点膨胀了。”项阳伸出手指晃了晃道,“甭管是两百万也好,还是一百多万也罢,只要你认这个事儿就行,听好,是我把你从阎王爷的手中给抢回来的,毫不客气的说,你现在这条命就是我的!”

  “你到底想干什么?”马柘脸色阴沉道。

  项阳想了一下道:“我现在还没想好,总之你先跟在我身边做个保镖吧。”

  “你难道就不怕我一怒之下杀了你,然后一走了之?”马柘反唇相讥道。

  项阳呵呵一笑道:“别说那些没用的,你要杀早就杀了,说点现实的,要么立刻还灵石;要么给我当保镖慢慢还灵石,你选一个吧。”

  马柘沉吟片刻开口道:“我可以帮你把陈子文杀了,咱俩的帐一笔勾销,如何?”

  项阳眉头一挑道:“陈子文的命可不值一百多万灵石。”

  顿了顿他又道:“退一步讲,就算他的命值这个价钱,那我也不想花这个冤枉钱,我为什么要杀他?一个为了博美人一笑而宁愿被关禁闭百年的二货,我会怕他?”

  “这不是二货,这是痴情!”马柘反驳道,“只要他在世一天,你就休想得到素锦,就算你侥幸走了狗屎运得到了素锦的芳心,那么你也会遭到他疯狂报复的!”

  项阳呵呵一笑道:“你想太多了,像陈子文这样的终极舔狗,他是不会报复我的,他只会祝福我们。”

  “舔狗是什么?”马柘疑惑的问道。

  项阳没跟他解释舔狗是什么,只是微微摇头道:“跑题了,我还是那句话,要么立刻还灵石;要么给我做保镖,选一个吧。”

  马柘诧异道:“我很好奇,既然你都已经知道我干了什么,你还敢留我在你身边?难道你不怕万一有一天玄天宗知道后会牵连你么?”

  项阳沉吟片刻道:“说实话,我的确怕这个,只不过我却相信你的能力,既然他们到现在都没有抓住你,那么以后也别想了。”

  马柘听后露出了得意的表情。

  项阳又道:“前提是你从今以后收手不干,否则早晚会露出马脚阴沟里翻船的。”

  马柘得意的表情消失不见,换上一副不信的表情道:“他们是不可能抓住我的。”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听我的没错。”项阳手指有节律的敲着桌面道,“你的运气并不是每次都那么好的,别好了伤疤忘了疼,你这次如果没遇见我,你现在已经死了。”

  马柘听后沉默不语。

  项阳微微摇头道:“如果你连这都听不进去的话,那就当我没说好了,你现在就可以走,省的连累我,我就当这两百万灵石打了水漂了。”

  “是一百万灵石!”马柘气急败坏的说道。

  项阳呵呵一笑道:“一百万两百万在我眼里并没有什么区别。”

  “你说的可真是人话。”马柘不禁吐槽道。

  这时老乌走了进来,他撇了一眼马柘,接着转过头对项阳说道:“项宗主,醉仙楼的那个伙计找到了。”

  “等会儿,项道友,你不是灵药宗的长老吗?什么时候变成宗主了?”马柘一脸懵逼。

  项阳:“前几天的事儿,以后再跟你说。”

  “哦……”

  项阳转过头对老乌说道:“这么快就找到了?”

  “是的。”老乌回道。

  项阳有点惊讶,道,“这回我的火焰醉鹤该给我了吧?”

  老乌摇头道:“醉仙楼的那个伙计被人给杀了,玄天宗的人已经将梁城封城了,现在正在四处缉拿凶手。”

  项阳:“……”

  “他们缉拿凶手跟我的火焰醉鹤有什么关系?醉仙楼难道想赖账不成?”项阳颇为无语。

  老乌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项阳见后道:“有什么话你就直说,这里又没有外人。”

  马柘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完全没有避嫌的意思。

  老乌只好如实回道:“玄天宗的人想拿项宗主您过去问话,被副会长给拦下了……”

  项阳:“……”

  “拿我问什么话,这事儿跟我有鸡毛关系?人又不是我杀的。”项阳特么非常无语。

  老乌叹道:“梁城死了人,又是在这特殊时期,玄天宗的人得了鸡毛当令箭,项宗主您如果被他们拿了回去,必定会受一番委屈不可。”

  项阳眼珠子一瞪道:“他妈的,难道他们还想屈打成招不成?”

  “副会长也正是担心这点,所以将玄天宗的人给拦下了。”老乌一脸担忧道,“可玄天宗的人就像打了鸡血似的,始终不肯罢休,我担心副会长会吃亏……”

  项阳一听这个就直接炸毛了,他问道:“人在哪呢?带我去!我今儿个还就不信了,玄天宗的人吃错药了?”

  老乌巴不得项阳去呢,这样副会长也就不用顶着玄天宗的压力了,他急忙前头开路,项阳跟上,马柘犹豫一下也跟了过去。

  ……

  梁城玄天宗府邸,素锦冷面寒霜道:“许昌,你莫要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