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100、诡诈之人

100、诡诈之人

 热门推荐:
  项阳看了看沉默不语的马柘,又道:“我是救你一命没错,可七门九宗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你真是神河门的弟子,你又怎么可能会提出去干掉神兽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呢?”

  “说是同气连枝其实只是表面上的话而已,实则七门九宗早已不是当面那么团结了。”马柘撇嘴道。

  项阳又是摇头道:“好,就算是这样,那你身上的伤又作何解释呢?”

  马柘又沉默了。

  项阳道:“你那伤可是化神期修士造成的,而你只是一个金丹期的修士,说句不好听的,你在化神期修士的眼里可能跟蝼蚁没什么区别,我说的对吗?”

  马柘沉吟片刻点头道:“化神期修士寿元万载,又可以获悉天道法则,在化神期修士的眼里,我的确与蝼蚁无异,可这又能说明什么?”

  项阳呵呵一笑道:“将心比心,换位思考,通常化神期修士是不屑对蝼蚁出手的,即便你得罪了化神期修士,那也用不上他出手自会有人代替出手,除非你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例如干掉某位宗主的儿子?”

  马柘闻言瞳孔猛然一缩,手下意识的放在储物袋上,眼底同时泛起一丝杀气,只不过转瞬即逝,他手从储物袋上拿开,装傻充愣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项阳眯着眼,沉声道:“刚才那些话只是我大胆猜测一下而已,也可以说成是我的胡思乱想,可你的反应着实让我有点惊讶。”

  马柘一愣。

  项阳叹道:“你该不会为了灭口而选择恩将仇报动手杀你的救命恩人吧?”

  “我说了,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马柘的语气忽然提高,情绪也有点激动。

  项阳安抚道:“你先别激动,冷静一下,就当我接下来的话是一个有妄想症的人说的梦话而已。”

  马柘闻言情绪平静下来,道:“你说,我听。”

  项阳道:“我听说玄天宗宗主其中一个儿子昨天在十万里之外的江州城被杀了,凶手是在化神期修士的眼皮子底下动手的,刺杀虽然成功了可也受了很重的伤,但依然逃跑了。”

  “项道友,你该不会说这个刺杀玄天宗宗主儿子的人是我吧?”马柘笑道,“我现在人在梁城,梁城与江州城相聚十万里之遥,一天时间是赶不过来的,所以根本不可能是我的。”

  项阳呵呵一笑道:“你的关注点果然有问题,你居然会去关注一个人如何能在一天之内挪移十万里,而不是去关注一个金丹期修士如何在化神期眼皮子底下杀人并逃跑!”

  马柘闻言一愣,随后反驳道:“这有什么?只要隐藏的够好,出手够快,除非是化神期修士全天候不停地进行保护,否则总有机会下手的。”

  “玄天宗可从来没有说刺杀宗主儿子的凶手是金丹期修士,而你居然会相信这点并且做出合理的解释……”项阳之前还只是怀疑马柘是刺杀玄天宗宗主儿子的凶手,现在已经快能确认了!

  马柘又是一愣,他气急败坏的说道:“这不是你说的吗?是因为你说是金丹期修士刺杀的,所以我才会用这个做准而解释的!”

  “记得第一次见你也是在梁城,那天正巧是玄天宗宗主死的第一个儿子。”项阳盯着马柘的双眼说道,似乎想要看出什么。

  马柘摇头道:“你说这些都没用的,那只是巧合而已,总而言之不可能是我,因为以我一个金丹期的修士,是无法在一日之间挪移十万里的!”

  项阳点头道:“确实,再快的飞行法器也很难在一日之间挪移十万里,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你问我我问谁去?都说了不是我,不是我,你怎么听不懂人话呢?”马柘道。

  项阳呵呵一笑道:“所以我估计你应该是有某种能进行远距离挪移的空间法宝。”

  马柘:“……”

  “你的确丫病得不轻!”马柘道。

  项阳沉吟片刻,仿佛下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似的,他道:“马道友,我与你一见如故是真的,所以告诉你个秘密,方才我传音让素会长去布置了一个禁锢空间的阵法,你现在跑也许还来得及。”

  马柘闻言一怔,随后笑着说道:“项道友,你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我这个人从来不开玩笑!”项阳说完忽然脸色一变,他道,“不好!禁锢空间的阵法马上布置完毕,玄天宗的化神期修士已经就位了,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马柘脸色骤变,随后他毫不犹豫一拍储物袋,神河剑出鞘,接着他手握神河剑对着空中狠狠一劈,顿时劈出一个一人大小的空间裂缝来,他抓着神河剑就钻了进去,末了眼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项阳,随后空间裂缝合并恢复如常。

  项阳摸了摸鼻子,嘀咕道:“还真特么是你阿……”

  他坐在椅子上,揉了揉酸软的小腿,方才一番试探也是拼了老命了。

  万一这马柘临走之前选择灭口可就完犊子了,不过还真是赌对了。

  既然马柘没有选择动手灭口,那么这个朋友也算是交下来了。

  这可是一个能在化神期修士眼皮子底下动手杀人的主啊,这也太牛批了吧?!

  至于项阳说的什么通知素锦布置禁锢空间的法阵,还有玄天宗化神期修士已经就位都是扯犊子……

  目的仅仅是为了诈出马柘日行十万里的方法。

  项阳着实没想到马柘那柄神河剑分身居然会这么生猛。

  能劈开空间的法器还能是分身吗?

  怕是神河剑本体才对吧!

  不对!

  马柘这个神河门弟子的身份恐怕也是假的吧?

  所以那柄剑未必是神河剑。

  话说回来,马柘真的好神秘呀,记得有人曾说过,刺杀玄天宗宗主儿子的凶手擅长易容,擅长隐匿。

  这么说来,马柘不仅神河门弟子这个身份是假的,神河剑也是假的,甚至连马柘这张脸都是假的也说不定……

  这时,房内的空间忽然裂开了一道裂缝,马柘从中一跃而出,他一脸阴沉的对笑吟吟的项阳说道:“你他妈的居然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