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90、安排与焦俊的复仇计划

90、安排与焦俊的复仇计划

 热门推荐:
  这会儿厅内只剩下项阳、季凌与梁丘三人。

  梁丘看着这一切,忽然叹了一口气,也许灵药宗会没落真的与自己脱不开干系……

  项长老上任宗主之位还不到一个时辰,就让原本死气沉沉的灵药宗焕发出惊人的活力。

  梁丘从长老、弟子的眼中看见了一种已经消失多年的东西,那就是希望……

  是项阳给了他们希望!

  只是梁丘唯一不解的是,为什么项阳没有说出玉简中的事儿来。

  如果他将玉简之中的事情说出来的话,那么接任宗主之位顺理成章,根本没必要许下如此重诺。

  这同时也是季凌心中的疑惑。

  梁丘将心中的这个疑惑问了出来。

  项阳解释道:“我是李闲亲传弟子这事儿不可以外传,内传也绝对不行,这事儿咱们三人知道就可以了,玉简要摧毁掉。”

  梁丘不解。

  项阳叹了口气道:“毕竟我师尊的名头太大,惦记他的人太多了,若是有人知道我是李闲亲传弟子的话,那么我的好日子也就要到头了。”

  梁丘听后豁然开朗,他随后将玉简捏碎,问道:“宗主大人他现在在哪里?你之前说的半死不活是又怎么回事?”

  项阳决定说一个弥天大谎。

  他道:“我师尊情况非常不好,他渡劫失败导致肉身已毁,元神又沾染雷劫气息不敢现世,现在只好躲在空间裂缝之中苟延残喘,我来也是为了解决师尊重塑肉身问题的。”

  梁丘、季凌听后纷纷露出担忧之色。

  “重塑肉身需要九品丹药牟尼丹,那丹药是无价无市的,偌大个锦州都没有一名九品炼丹宗师……”季凌喃喃道。

  梁丘补充道:“何止锦州,连隔壁丰州都没有,我看也只有中州才会有九品炼丹宗师了,再者说即便有的话,我们又拿什么去交换呢?”

  项阳叹道:“所以说我们任重而道远,首先要发展实力与经济,想办法重新进入锦州修真联盟才有可能接触别的大州,一步一步来吧!”

  顿了顿他又道:“副宗主,我现在虽然接任师尊的宗主之位,但你却是不可以撂挑子的,以后你肩上的担子只会越来越重,我负责处理对外以及经济问题,将来收了弟子你要负责因材施教安排资源,还要把以前宗门落下的东西都捡回来,试炼奖惩制度什么的都要齐全才行。”

  管理宗内的事务总比对外要简单许多,况且灵药宗以前也是一个万人大派,现在所需要的仅仅是恢复制度,又不是重新建立制度,这简单的很。

  梁丘点头道:“我明白的。”

  项阳又对季凌说道:“太上长老您也要辛苦一些,不过等日后理顺了,您也就可以轻松了,届时太上长老该享有的待遇一分不少并且还会加倍给您的,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嗯!”

  说完这些之后,梁丘担忧道:“项长老……呃,宗主,我怕那焦俊日后会来找麻烦,毕竟他门牙都掉了……”

  项阳其实并不在乎梁丘如何称呼自己,只不过他能有这个觉悟也是件好事,所以坦然受之。

  他道:“习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焦俊既然能习惯一次认怂,那么就会有第二次,所以焦俊这个二傻子不足为惧,我所担心的却是素未谋面的罗飞。”

  说起罗飞,梁丘提议道:“他是紫云落的师兄,宗主您与紫云落交好,为什么不让紫云落从中化解一下呢?”

  项阳摇头道:“我得纠正一下,我与紫云落并不是交好,我们只见过一次而已,其二她说好了会回来,结果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所以不要寄希望于紫云落,况且最重要的是,我并不知道罗飞究竟是不是针对我。”

  梁丘也是觉得懵逼。

  项阳又道,“这事儿恐怕要落在我那结拜大哥的身上了。”

  “邢道友?”梁丘猜测道,“您是打算求助于邢道友么?”

  “正所谓上赶子不是买卖。”项阳摇头道,“求助到谈不上,各有所需吧,算了,罗飞这事儿我自有打算。”

  梁丘见项阳似乎不愿多说,便不再问了。

  他现在对项阳的办事能力是打心底佩服,仿佛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事儿能够难住项阳。

  不愧是宗主大人的亲传弟子,与宗主大人在的时候是一模一样!

  该说的也都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剩下的就是实施了,季凌返回天帘谷去了,梁丘也着手准备恢复以往的制度与设备什么的去了。

  项阳叫上姚正道一同返回药园,他们俩前些日子种的灵药已经发芽了……

  ……

  焦俊出了灵药宗让风一吹就冷静下来了,他觉得项阳的话很有道理,不可冒然去找罗飞对质。

  毕竟如果罗飞真的是不怀好意的话,就算去问了,罗飞也完全可以一口咬定他并不知道项阳与邢昊结拜这事儿。

  可焦俊心里着实咽不下这口被人当猴耍的恶气!

  而他的保镖吴长老就更不希望焦俊去正阳宗找罗飞对质了……

  此行毫无意义不说,还会有危险也说不定。

  焦俊只是丹宗宗主严厉的亲传弟子而已,又不是他亲生儿子,灵药宗一个小小的落魄门派都敢呼他熊脸,谁知道正阳宗的罗飞会不会恼羞成怒杀人灭口阿?!

  于是吴长老出言劝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切不可操之过急!”

  焦俊眉头一挑道:“吴长老有何高见?”

  吴长老沉吟片刻道:“你正好负责宗内丹药售卖这一块,不如把卖给正阳宗丹药的价格上调两成,让罗飞肉疼肉疼!”

  焦俊听后眼睛一亮,他恨恨道:“两成哪够!我要把卖给正阳宗丹药的价格上调五成,我不仅要让罗飞肉疼,我还要他亲自登门道歉方可解我心头之恨!”

  吴长老听后劝道:“五成是不是有点高了呀……”

  “不高!”焦俊摇头道,“这几年宗内灵草的收成一直不好,师尊早就有意上调丹药价格了,只是一直碍于情面没有上调罢了,现在正好借着这个由头可以出口恶气并顺了师尊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