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88、忽悠焦二傻子

88、忽悠焦二傻子

 热门推荐:
  焦俊眼中带火,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以前是没仇,可以后有了!”

  “啪!”

  项阳又抽了他一个嘴巴子。

  吴长老怒道:“姓项的,你言而无信!”

  项阳转过身轻蔑道:“你先别急,我又没杀他,你慌个几把?”

  季凌禁锢了焦俊将其扔在地上后,起身走去项阳的身旁,对其保护起来。

  吴长老一脸怒容,怕的事终究还是来了!

  他此时心中万分悔恨与无奈,他虽然打不过季凌,但跑路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不到生于攸关之时是绝对不能扔下焦俊逃跑的,所以只能这么干耗着。

  项阳又转回身蹲下,对焦俊说道:“以后是以后的事,咱先掰扯掰扯前因,我们以前没仇吧。”

  焦俊不吱声,只是双眼愤怒的盯着项阳,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抽其筋、挫骨扬灰!

  项阳微微摇头叹道:“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可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现在这张脸虽然难看,但起码还能见个人,你要是再不说话的话,我就让你的脸更加有辨识度。”

  顿了顿他补充道:“辨识度你懂吧?就是我会给你做个整容手术,把你的鼻子给削掉,眼睛再挖去一只,然后在你左边的脸上刻个屌,右边的脸上再雕俩个蛋儿。”

  他这话一说完,整个会客厅的人想象了一下整容过后的焦俊,都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颤。

  没想到项长老平时看着人畜无害的,出手居然这么狠毒……

  焦俊真怂了,他这脸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于是他道:“没仇……”

  项阳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既然以前没仇,那你怎么一来就要强行掳我呢?虽然我之前并不是灵药宗的宗主,可你连我的名字都知道,那你也应该知道我是邢昊的结拜兄弟吧?”

  焦俊听完之后整个人都愣了。

  他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你是邢昊那厮的结拜兄弟?”

  项阳点头道:“如假包换。”

  焦俊又是一愣,随后他便破口大骂道:“罗飞我曹尼玛,你他妈的坑老子!!”

  “罗飞?”项阳一怔,问道,“可是鲁正平的亲传弟子罗飞?”

  难道这里还有紫云落师兄的事儿呢?

  焦俊恨恨道:“没错,就是他!”

  项阳不禁问道:“那罗飞怎么坑你了?”

  焦俊自顾自的说道:“我虽然跟邢昊不对付,可我要是知道你是邢昊那厮的结拜兄弟的话,我又怎么可能来把你掳走?!”

  “到底怎么回事?”项阳皱眉问道。

  焦俊一五一十的说道:“那天我去正阳宗拜访罗飞,席间他神秘兮兮的告诉我说灵药宗新来了位长老会种植珍贵灵草,又蛊惑我来将你掳回去,这样师尊会记我一功。”

  顿了顿他又道:“那罗飞还说灵药宗现在落魄不像个样子,只要我提出这个要求,你们必定不敢违背,可他既然都知道你的名字与能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是邢昊的结拜兄弟?罗飞他妈的,我跟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他居然坑我!”

  项阳这会儿算明白罗飞在这件事的里面扮演的什么角色了,这手借刀杀人玩的挺溜的。

  只是他也与焦俊的想法一样,自己与罗飞从未我过交集,也是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这罗飞为什么会对自己下手呢?

  难道他知道自己将紫云落给拐走了?

  不过随后项阳便否定了这个猜测,那是不可能的呀!

  这事干的极为隐秘,不过就算真的走漏了风声的话,那到时候也不用罗飞出手了,估计鲁正平会直接杀来才对。

  项阳真是一头雾水想不通为什么,难道罗飞借的刀是自己,而想要杀的人是焦俊不成?

  他看了看焦俊这个二傻子,决定还是窜梭他去查明真相吧!

  于是项阳道:“这个罗飞肯定没安好心,话说你确定你以前没得罪过他?”

  焦俊摇头道:“没有!”

  “不可能,你再想想,你要是没得罪过他,他怎么可能坑你呢?一定是你以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得罪过他!”项阳蛊惑道。

  焦俊也开始怀疑起来,只是一时间真的记不起来到底得罪没得罪过罗飞了。

  项阳又道:“要说咱俩之间才是真正的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这一切都是那罗飞搞的鬼,如果他事先把话跟你说清楚,你知道我是邢昊的结拜兄弟的话,你又怎么可能有今天的果呢?”

  焦俊冷哼一声,道:“以前咱俩是没仇,可我方才说了,以后咱俩就有仇了!”

  项阳耐心开解道:“焦道友你糊涂呀!你可千万不要做出那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呀!咱俩结仇不就是正顺了罗飞的意吗?”

  焦俊微微一怔。

  项阳接着说道:“严格来说,咱俩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仇,咱俩都是有什么说什么,性格直率的人,也是不打不相识,你吃亏了,可我也没捞着好呀!”

  焦俊觉得项阳前半句说的确实是事实,可后半句却不认同了,他道:“你怎么就没捞着好了?”

  项阳苦笑传音道:“你方才受了罗飞的蛊惑闹了这么一出,梁丘可算找到机会直接将宗主之位甩给我了,现在灵药宗是个什么德行你也不是不知道,从上到下一共不到一百人,灵石月奉都快一百年没发放了,我捡了这么个烂摊子,你摸着良心说,我捞着什么好了?”

  焦俊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估计梁丘是怕灵药宗毁在他的手里,于是就把宗主之位强行给项阳按了上去,等等,好像哪里不对!

  他疑惑的传音问道:“你这话说的可不对,明明是你给了梁丘一枚玉简之后,他才奉你为宗主的!”

  项阳早就想好了说辞,他传音道:“我现在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阿,我给梁丘传的玉简内容其实是威胁他,我掌握了他的秘密,他要是不救我,我就把秘密公布于众,所以他就来了招更狠的以退为进奉我为宗主,封我口,你这回懂了吧?”

  焦俊听后似懂非懂的,他好奇的问道:“你究竟掌握了梁丘的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