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86、拖出去埋了

86、拖出去埋了

 热门推荐:
  梁丘今儿个也算是开了眼了,见过不要脸的,可没见过像焦俊这么不要脸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焦俊的脸长成这个比样,要不要也都无所谓了。

  太上长老季凌一拂袖子,将吴长老的威压打散,她道:“吴道友如果想要切磋,大可以与我切磋一番,何必暗中施威与我副宗主呢?”

  她这话已经算是心平气和说的了,这焦俊的保镖吴长老居然暗中对梁丘施展了元婴期的威压,简直是以大欺小,无耻之尤。

  吴长老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他修为较比季凌还要差上一截,所以没敢应战。虽然他是丹宗的长老,可没必要以身犯险,毕竟这回是稳吃的活。

  季凌为梁丘解了围,他才得以开口道:“恐怕焦道友要失望了,项长老虽然是我们灵药宗的长老不假,可他却是客卿长老,来去自由并不受我们约束的。”

  焦俊冷笑道:“既然如此那更好,灵石我也可以省了,你把姓项的叫出来吧,我来跟他谈。”

  梁丘微微一笑道:“焦道友是不是耳朵有恙?梁某人刚才说了,项长老来去自由,来去自由可能听懂?”

  梁丘也不是吃素的,之前曾说过,这老小子本就不是一个善茬,只不过这些年做副宗主顾忌颇多,干的挺压抑的,现在隐隐有点爆发的趋势。

  更何况这焦俊上来就咄咄逼人,开口就索要项长老,这不是扯犊子呢吗?

  现在的灵药宗怎么可能离得开项长老?

  焦俊闻言一愣,自从他成为了丹宗宗主的亲传弟子后,好像还没有什么人敢对他这么说话呢。

  所以他现在发愣的同时还有点不可置信,于是他问道:“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梁丘呵呵一笑道:“看来焦道友的耳朵真的有恙了。”

  焦俊这回明白了,不是自己听错了,是真的有人敢对自己这么说话……

  “啪!”

  焦俊一巴掌将身旁的桌子拍个稀碎,一脸狰狞怒道:“姓梁的,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厅内的灵药宗长老、弟子都噤若寒蝉。

  梁丘眯着眼睛道:“不过是严厉的亲传弟子而已,当年你师尊见到我都得尊称一声梁副宗主,你算个什么东西?跟我大呼小叫?!”

  这话一说完,焦俊彻底疯了,内心的小宇宙爆发了。

  他指着梁丘道:“你以为你灵药宗还是当年李闲在的时候吗?你信不信我让你灵药宗在顷刻之间覆灭?!”

  季凌小手放在储物袋上眼神锐利的盯着焦俊的保镖吴长老,仿佛只要吴长老敢乱动一下,她便会出手干掉他。

  梁丘这会儿恢复了冷静,他觉得这事儿好像不好收场了,他道:“我梁某人不是吓大的,你师尊严厉也不会放任你胡乱非为,来人,送客!”

  焦俊冷笑几声道:“我今天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梁丘,我劝你最好有些自知之明,别让灵药宗毁在你的手里!”

  梁丘听完这话更觉得棘手闹心了。

  焦俊趁热打铁道:“我只要项阳,人给我,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立刻走!”

  梁丘沉默了。

  焦俊得意忘形的笑了起来。

  他心道,罗飞的消息看来是真的,这小子的计谋也着实不错,料定梁丘不敢拒绝,改天有机会一定要与罗飞痛饮几杯!

  这时已经在门外偷听许久的项阳觉得,是时候开始表演了。

  羽然长老拽住他的衣角,传音道:“项长老,您,您该不会真的要随那焦俊而去吧?”

  毕竟现在的灵药宗是比不过丹宗的,福利待遇什么的。

  羽然怕项阳真的跟焦俊去丹宗……

  项阳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放心,我哪也不去。”

  说罢,他探头探脑走了进来道:“听说有人找我?”

  梁丘脸色一暗,道:“丹宗的焦道友找您。”

  焦俊看了几眼‘贼眉鼠眼’的项阳,心里对其第一印象不太好,只不过第二眼看向了项阳身后的羽然长老。

  焦俊色眼冒出红光来。

  项阳觉得焦俊的目光有点恶心,当下打了一个冷颤,心想这二货的眼神怎么怪怪滴?他吗的该不会是个(基)佬吧?

  吴长老暗中捅了一下焦俊,传音道:“正事要紧!”

  焦俊回过神来,他冲项阳点了点头道:“不错,不错,阁下就是项阳项长老吧?果真是一表人才。”

  项阳:“……”

  卧槽,这二货是个基佬的可能性飙升了七成!

  项阳摸了摸鼻子道:“你谁呀?人长得不咋地,嘴还挺甜。”

  众人:“……”

  焦俊这辈子最恨别人评价他的容貌了,项阳开口第一句话就戳了他的逆鳞。

  不过焦俊却按捺下心中的火气,这可是能种植幽冥花的人阿!

  如果真的给弄了回去,师尊一定会对自己刮目相看,这妥妥的是大功一件阿!

  羽然长老差点没失声笑了出来,项长老真是太坏了,打人不打脸呀。

  吴长老这时出言介绍道:“这位乃是丹宗宗主大人的亲传弟子焦俊,还不快过来跪拜?”

  “跪拜?”项阳瞅了一眼吴长老,道,“我说你脑子没毛病吧?”

  焦俊摆了摆手道:“无需多礼,我与项道友一见如故,不需要这些繁文缛节。”

  项阳呵呵一笑,道:“听说你找我?找我干嘛?”

  焦俊又道:“以项道友这样的能力,留在灵药宗未免有些屈才,不如来我丹宗可好?我丹宗将奉项道友为上宾。”

  项阳摇头拒绝道:“我哪也不想去。”

  梁丘一听这话心里踏实多了。

  可焦俊心里却怒火中烧了,他是一个嚣张惯了的人,能忍得了一时,却忍不了一世。

  于是焦俊阴沉着脸道:“希望项道友考虑考虑。”

  项阳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回道:“不用考虑了,我哪也不去,我就算死,那也得死在灵药宗。”

  梁丘听后差点就泪崩了!

  看看,什么叫做仁义?!

  项长老就是仁义的化身!

  焦俊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那就把你埋在灵药宗吧。”

  话音一落,吴长老便从原地消失,下一刻便出现在项阳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