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85、明珠蒙尘?

85、明珠蒙尘?

 热门推荐:
  季凌叹道:“我身为太上长老,像宗内弟子修炼这种小事本是与我无关的,不过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我就受点累吧。”

  项阳:“……”

  虽然季凌有些不坦率,但话又说回来了,让一个元婴期大圆满的修士指点修炼上的问题,十万灵石真的贵么?

  答案当然是不贵啦!

  季凌需要指点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整个门派的人,这里面每个人的问题都不同,所以这十万灵石并不好拿。

  其他门派的太上长老都是属于那种毛事不用干,坐等拿孝敬的主,可灵药宗今时不同往日了,太上长老应有的待遇早就没有了……

  “那咱可就说好了,打明儿个开始,太上长老您多多辛苦一些。”项阳道。

  这时梁丘忽然来了,他见到项阳也在这里后,明显一愣,随后他对季凌说道:“太上长老,丹宗的焦俊派人递上了拜贴,说是一个时辰后到,我怕他来者不善。”

  季凌没说话呢,项阳便一脸疑惑道:“焦俊是哪个?有点耳熟。”

  梁丘解释道:“就是与邢昊邢道友争夺十一株幽冥花的那个焦俊!”

  项阳这才想起来,他皱眉道:“这个二货突然来咱这干嘛?平时与咱们有联系什么的吗?”

  梁丘摇头道:“没有任何联系,我也不知道他来干嘛,不过我猜测应该与项长老您有关也说不定!”

  顿了顿他道:“要不项长老您避避风头吧?”

  项阳摇头道:“要搁以前我没准还怕他三分,现在我可不惧他,不管咋说我好歹也是邢昊的结拜兄弟,谅那焦俊也不敢拿我怎样,我担心的反而是你们,他来应该是与幽冥花有关,应该真的是来者不善,先见招拆招吧!”

  顿了顿他又道:“对了,能联系上我那结拜大哥邢昊么?”

  梁丘还没开口说话,项阳便叹道:“算了,即便现在联系上也来不及了。”

  梁丘:“……”

  这时季凌忽然开口道:“既然他投了拜贴,应该无碍。”

  梁丘品了品也点头道:“是了,投了拜贴,就说明他是来拜访咱们的,可能是我想多了,也许事情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坏。”

  项阳嗤笑道:“拜贴就是个幌子而已,希望那二货别太过分,否则你们就做好毁尸灭迹的准备吧。”

  梁丘:“……”

  季凌:“……”

  “项长老,您这么忙,一会儿您还是别露面了。”梁丘委婉的说道,他怕项阳惹祸。

  项阳一听这话能不明白吗,他没好气的说道:“我还不稀得露面呢,走了。”

  他将剩下的半包奶糖扔给季凌后,离开天帘谷去药园了。

  季凌现在也算是给项阳打工的,所以她帮项阳说了几句好话道:“项长老也是为宗门着想。”

  梁丘无奈道:“我知道,只是项长老太过年轻,思想也有一些激进,所以让他避避也好。”

  季凌闻言点了点头,她叹道:“我们与丹宗已经近千年没有来往了,想当初宗主还在时,丹宗的人天天候在山门处,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现如今……唉!”

  一声长叹露出多少无奈与悲凉。

  梁丘也跟着叹道:“是阿,也不知道宗主大人什么时候会回来……”

  俩人闹心了一会儿后,梁丘道:“一会儿焦俊来了,太上长老您过去露个面吧。”

  “嗯好。”

  一个时辰后,焦俊带着保镖吴长老两个人落在了灵药宗的山门处。

  灵药宗的长老、执事、亲传弟子都在山门处列队迎接着,除了项阳与姚正道,这俩人在远处的房子顶上蹲着看热闹呢。

  项阳见到这一幕后,鄙视道:“副宗主搞这一套很在行阿。”

  姚正道望向拽的二五八万似的焦俊,道:“这家伙怎么长这么难看,我要是长成他这样,我都不好意思出门!”

  项阳也挺纳闷的,这焦俊的脸真的不太好形容,根本看不下去眼,就好像一块烤熟了的地瓜‘啪叽’掉地上了,然后来一群小孩穿着钉鞋踩过去似的。

  把他的照片贴床上避孕,贴门上辟邪,拿着他的照片走夜路再也不用怕鬼了,因为鬼都怕他!

  还真是命里缺什么就加在名字上……

  先不管项阳这面如何吐槽,先说梁丘那面率众人过来迎接,将焦俊二人迎至会客厅。

  焦俊这二货一眼就发现了人群之中的羽然长老,他一双色眼时不时的瞥向羽然长老,幸亏吴长老暗中提醒才没有忘了正事儿。

  梁丘发现这事儿后,急忙给羽然长老暗中传音,让她找机会躲起来。

  羽然长老早就想走了,抓紧修炼才是正道,她趁别人不注意,悄悄地溜了。

  焦俊与梁丘互相客套了几句后,他那双色眼又望向人群中,结果发现佳人不见了。

  这时梁丘言归正传道:“不知焦道友此次来我灵药宗所为何事?”

  焦俊收回目光,笑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听说你灵药宗有人能种植幽冥花?不知这事儿是真是假?还请梁副宗主替我解惑。”

  梁丘沉吟片刻点头道:“是真。”

  焦俊听后一拍手道:“那太好了,我丹宗想跟你灵药宗谈笔买卖。”

  “什么买卖?”梁丘猜测道,“焦道友可是想要够买幽冥花?”

  焦俊微微摇头,不答反问道:“听说你们灵药宗新来了一位客卿长老?”

  说罢,他一一扫过厅中众人,道:“请问哪位是项阳项长老?还请出来一见。”

  梁丘这回算是明白了,这焦俊连项长老的名字都知道,明显是有备而来,真·不怀好意阿!

  他道:“焦道友,项长老事务繁忙,并不在此。”

  焦俊‘哦’了一声,道:“我不买幽冥花,我丹宗想买能种幽冥花的人,不知梁副宗主能否割爱?”

  梁丘脸色一变,接着他努力平复心境道:“焦道友说笑了。”

  “我从不说笑!”焦俊忽然一扫平和之色,脸上逐渐狰狞起来道,“梁副宗主,像项长老这样的人才,留在你灵药宗就叫明珠蒙尘!”

  他身旁的吴长老适时的威胁道:“我丹宗会给你们一笔灵石作为补偿的,望梁副宗主三思而行,小心人财两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