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77、陈雅洗髓

77、陈雅洗髓

 热门推荐:
  项阳顿时来了兴趣,他问道:“怎么阴一手?”

  紫云落道:“阴人肯定要用阵法了呀,你去锦州商会买一些阵法材料,我在这儿布置一个乾元灭杀阵,那元婴期老家伙若是敢来的话,绝对让他有来无回。”

  说完便列了一份清单。

  项阳接过清单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了不下三十种珍贵材料,他道:“这得多少灵石能买下来?”

  紫云落嘿嘿笑道:“不多,一百万灵石差不多就能够。”

  “你就是把我卖了也拿不出这么多灵石阿!”项阳气急败坏的说道。

  紫云落:“这个简单,你家后院那些灵药卖吧卖吧差不多也就够了。”

  项阳:“我要是把后院的花都给卖了的话,即便不死在姜家元婴期老怪的手里,也得死我妈手里!”

  “敢问令堂什么修为?”紫云落一脸严肃道。

  项阳无语道:“这跟修为高低没关系!”

  紫云落失落道:“我还以为令堂修为高深呢……”

  项阳这会回过神来,他一拍手道:“我咋这么笨呢!我完全可以去花卉市场买呀!”

  想到此处豁然开朗,只是又有一个问题困扰着他,他道:“就是不知道时间上来不来得及,我这面又要去买花,又要去锦州卖掉,前前后后没有三五天搞不定。”

  紫云落道:“那姜家的元婴期修士现在还没有出现,咱们时间上应该还是很充裕的,不过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花卉市场早关门了,只能明天一早去。

  项阳道:“小落儿,你有没有洗髓丹?”

  “你要洗髓丹干嘛?”

  随后项阳将陈雅的事儿说了一下,他道:“我以前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总觉得地球这里灵气枯竭,就算有修士的话,修为也不能太高,现在看来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还有冯四的话让我觉得这本地有个修真圈子,也得想办法进去,要不然消息闭塞,出了事一脸懵逼,姜家元婴期老怪就是一个契机,弄死他,咱也算一战成名了。”

  紫云落点头道:“想法很好但现实很残酷,修真圈子哪都有,想进去可没那么容易,你杀了姜家元婴期老怪是有资格进圈子,可同时也会让别人害怕,算了,一点一点来吧,进不去咱就自己组一个圈子。”

  说完她拿出一颗洗髓丹道:“会用吧?”

  “好像会……”项阳不确定道,“温水吞服呗?”

  紫云落翻白眼道:“温水吞服你妹阿!”

  “学好不容易学坏一出溜,你这才来几天阿,脏话都会这么多了……”项阳道。

  紫云落一伸手道:“别废话,你答应给我买的电脑呢?”

  项阳无语道:“我说你心挺大阿,居然还有心思要这玩意儿呢?!等过去这个坎儿的再给你买行么……”

  紫云落寻思寻思同意了,她把洗髓丹的使用方法以及注意事项还有如何查看灵根什么的一并说了。

  项阳记住后拿着洗髓丹去陈雅家了。

  这会儿陈雅有点如梦似幻,总觉得有点不科学,可现实摆在眼前,不信也不行啊!

  她不禁又有点小期待,长生诶、会飞诶、能喷火诶!

  “这是洗髓丹,能洗去你体内的杂质,过程可能会有一些痛苦,不过你放心,有我在,我会为你护法。”项阳将洗髓丹递了过去。

  洗髓丹个头不大,直径一厘米左右吧,陈雅接过洗髓丹问道:“温水吞服还是嚼服?”

  项阳:“……”

  看来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这么问的。

  “放嘴里就行,这丹药遇口水自己就溶了。”

  “好的。”

  陈雅将洗髓丹放入口中,洗髓丹入口即溶,转瞬她便觉得浑身疼痛起来。

  一开始还勉强能忍受,没一会儿的功夫陈雅就受不了了,她吃力的说道:“这,这也太疼了吧……”

  “别担心,我当初服用洗髓丹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我现在用灵气为你护住心脉,减轻疼痛感。”项阳说完便用从紫云落那里学来的方法护住了陈雅的心脉。

  陈雅顿时觉得疼痛感减轻了好多好多,又过了一会儿疼痛感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畅快感。

  洗髓的过程一直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左右才结束,陈雅体内的杂质从毛孔渗出,样子跟狼狈,她急忙去洗澡了。

  项阳坐在客厅沙发上翘着腿,手指有节律的敲打着,心里开始琢磨起来。

  之所以教陈雅修炼,也是为了拉她‘下水’,以后想让安和生物科技公司办的事儿太多了,不把她变成自己人是绝对不行的。

  安和公司可以大面积、专业化的种植灵草,这可以算作是一种强有力的后勤保障,在修真界种植灵草还怕别人惦记,只要在地球种就没什么问题了。

  这只是初步计划,回头等安和公司这面的灵草种类多了,趋于稳定了,便可以在锦州大有作为了。

  灵石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灵石却是万万不能的。

  到时候往锦州卖灵草丹药发展势力,再顺便往回倒腾点功法秘诀法器什么的来稳定在地球的势力,完美!

  只不过先要解决眼前的这个潜在危机,真·姜家老祖在哪里还不知道,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杀过来,乾元灭杀阵这事儿得抓紧落实,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半个小时后,陈雅洗了好几遍澡才出来。

  她穿着简单的衣服,拿着毛巾擦着头发走了出来,她道:“项阳,我总感觉还有一股子味道,你帮我闻闻是不是还有?”

  项阳:“……”

  这大晚上的,又是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说实话挺致命的。

  辛亏项阳现在是金丹期修士,自制力比较强,要不然陈雅就真变成自己人了。

  陈雅洗髓成功,身体机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忘了这方面的避讳。

  项阳走过去闻了闻道:“唔,挺香的。”

  嗯,他这话一说出口,陈雅便发现了目前这个尴尬的场面。

  单身久居的家来了一个男人,她还刚洗完澡,穿的又这么简单,稍微歪点头好像就能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

  陈雅的脸红了,呼吸也越发的急促了。

  这时项阳问道:“你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我回头也买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