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50、玄水诀

50、玄水诀

 热门推荐:
  季凌接过瓷瓶打开确认了一下,道:“记你大功一件。”

  说完,便去了灵药宗主峰梁丘住处,众人急忙跟上。

  ……

  季凌施法将玄元丹喂与梁丘,不一会儿的功夫,梁丘便悠悠转醒。

  众长老见状终于松了一口气。

  梁丘裂缝的金丹已经被玄元丹的药力给修复了,身体灵力趋于平静,他这条命就算是保住了。

  见梁丘眼中布满疑惑之色后,季凌开口道:“关长老用偶然得来的太上门秘法护住你的金丹与周身经脉,项长老去梁城买来的玄元丹,是他们二人合力将你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

  梁丘望向项阳与关长老,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顿了顿,季凌道:“梁丘,你先梳理经脉,有什么话明日再说,散了吧。”

  “是。”

  众人散去。

  梁丘盘膝闭目,开始梳理经脉。

  ……

  项阳与羽然长老离开灵药宗主峰,在去往药园的路上,季凌追了上来。

  项阳下意识的摸了摸储物袋,心想,她肯定是来要回飞行法器的!

  季凌落了下来,伸手道:“项长老,飞行法器可以还给我了吧?”

  项阳嘿嘿一笑道:“太上长老,我看您平时也足不出宗,也用不上这飞行法器,不如将它借给我用用可好?”

  季凌摇头道:“不好。”

  项阳:“……”

  拒绝的可真够干脆的。

  一旁的羽然长老暗道:“项长老的如意算盘怕是要打空了。”

  项阳又厚着脸皮道:“太上长老,我这只是借用,又不是想要昧掉。”

  季凌摇了摇头,伸出的小手又上下掂了掂,撇嘴道:“不借,快还我飞行法器。”

  项阳:“……”

  “太上长老,您之前不是还说要记我大功一件的么?怎么现在连结我个飞行法器用用都不愿意……”项阳一脸委屈。

  季凌的小脸上头一次露出纠结的表情来。

  项阳一看季凌这表情,心里便明白,有戏!

  他将装有飞行法器的储物袋递了过去,摇头叹道:“唉,可能还是我太过年轻吧,呐,飞行法器还您……”

  这招叫欲擒故纵,不过还是有点风险的,要看场合和人性,用不好极容易折。

  季凌一听这话,脸色不好看,她终究还是没接储物袋,板着小脸道:“借你!”

  项阳一乐,急忙将储物袋收好,安慰道:“太上长老请放心,我只是借用,一定会还给你的!”

  当年刘备借荆州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季凌点了点头,刚要离去时却忽然回头道:“玄元丹花费了多少灵石?”

  “五万下品灵石。”项阳下意识的回答道。

  这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多报一些好了!

  等会儿!

  自己好像算错账了!

  季凌可是给了五百块中品灵石的,这可就是七万五千块下品灵石呀!

  七万五千块下品灵石都能买一个上品飞行法器了……

  只见季凌又伸出小手,道:“将剩余的灵石还给我吧。”

  项阳:“……”

  事到如今他只能乖乖的拿出两万五千灵石还给季凌了。

  季凌拿着灵石就走了,留下一脸肉疼的项阳。

  亏大了……

  一旁的羽然长老掩唇偷笑不已,出言安慰道:“项长老,您只是费了些时间来回跑一趟便得了两万五千块下品灵石与一件飞行法器,还不知足呀?”

  “那飞行法器只是借的,又不是给我了。”项阳撇嘴道。

  羽然长老眨眼道:“项长老您不说实话哦,羽然是不信到了您的手中的宝贝还会吐出去的~”

  项阳:“……”

  “知我者,羽然也!”项阳嘿嘿一笑,摸了摸肚子,道,“羽然长老,我饿了……”

  自从他吃了洗髓丹以后,感觉动不动就饿得不行,能量消化太快了!

  羽然长老笑道:“我这就去给您做吃的~”

  半个时辰后,羽然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项阳大快朵颐起来。

  他一边吃东西一边心里开始做起了日后的打算。

  梁丘活过来了,他的仇得报,但需要一点点图谋,以灵药宗现在的实力来说,报仇只能是个口号,或者说是个动力,只有手握大把灵石,修为整体提升才行。

  与九州商会的合作应该问题不大,也算有一个稳定的灵石来源,接下来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回地球的安全。

  于是他道:“羽然长老,你能教我一些功法秘诀么?我想稍微修炼一下,提升一点自保能力。”

  羽然闻言便想起了一件事来,项长老的修为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压住心底的疑问,道:“那项长老您想学什么属性的功法秘诀呢?”

  “我是五行杂灵根,什么属性都能学吧?”项阳问道。

  羽然长老点头道:“是这样的。”

  项阳:“那就好办了,你会什么我学什么,攻击、防御、逃跑的都可以!”

  “逃跑法术?”羽然长老一怔,接着试探性的问道,“您说的是遁术吧?”

  项阳点头道:“对,就是遁术。”

  羽然长老想了想道:“我这里正好有适合项长老现在修为的秘诀,攻击型秘诀玄水诀、防御型秘诀木剑阵图以及一本五行遁术。”

  “那太好了,羽然长老快教我吧!”项阳擦了擦嘴,放下筷子道。

  羽然长老从储物袋中拿出三枚玉简递给项阳,道:“秘诀功法都记载玉简之中,项长老可自行查看。”

  项阳接过玉简道了谢,随即取其中一枚玉简贴在眉心处,接着一句句口诀与一幅幅经脉走势图在他脑海中出现。

  羽然长老见项阳转瞬便已经入定,着实很惊讶。

  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左右,项阳睁开了眼睛,他道:“玄水诀差不多学会了,走,出去试试威力!”

  羽然长老:“……”

  真的假的,半个时辰便把玄水诀学会了?

  见项阳一脸自信,羽然长老也不好出言质疑,只能跟随其而去。

  项阳与羽然长老来到后山一处密林。

  他运转玄水诀,身旁缓缓凝结上百滴水珠,接着他双指并拢,指向面前不远处一棵水桶粗的大树,嘴中轻吐道:“去!”

  话毕,他身旁的水珠如同子弹一般破空而去,将不远处的大树打了好多好多深深的坑洞。

  木屑横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