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49、暗流涌动

49、暗流涌动

 热门推荐:
  项阳、羽然进店后,九州商会的导购店员便立刻走过来道:“这位道友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

  “我想买一颗七品玄元丹,另外再卖十株幽冥花。”

  虽然项阳的声音并不大,但原本略微嘈杂的大厅却瞬间安静下来。

  他环视一周,发现无数目光望着自己,这其中也包括门口皱眉的素锦。

  项阳贱兮兮的又冲素锦眨了一下眼睛。

  素锦:“……”

  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调戏?

  可真是活久见阿……

  平时哪个人见到自己不是毕恭毕敬的,居然有人吃了熊心豹子胆,胆敢用眼神调戏自己?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幽冥花?

  素锦秀眉微颦,前两天灵药宗的副宗主卖了十一株幽冥花,这怎么又出来幽冥花了?

  难道有人将已经灭绝的幽冥花种植培育出来了?

  她对老乌传音交代几句,而后飘然而去,老乌走过去对项阳说道:“这位道友,我是分会的管事,还请道友随我移步雅室详谈一二。”

  “好。”

  雅室内。

  项阳坐稳,道:“你们商会有没有七品玄元丹?什么价格?我想要购买一颗。”

  老乌回道:“玄元丹当然是有的,至于价格么,像这种高品阶的丹药,一般我们都是代卖的,所以价格要偏贵一些。”

  项阳皱眉道:“只要不是太离谱就行,多少灵石?”

  老乌伸出五根手指道:“五万下品灵石一颗。”

  项阳听后松了一口气,他本来还以为对方会狮子大开口呢,五万灵石也在预算之中。

  他点头道:“可以,来一颗。”

  老乌微怔,这年轻人也真够可以的阿,都不还价的??

  这是哪家的败家子?

  “还未请教?”

  “灵药宗项阳。”

  老乌听后又是一怔,据情报得知,方圆万里的门派就没有比灵药宗还穷的了……

  据说灵药宗都断了几十年灵石月奉了,这小子到底是灵药宗的哪个?

  不过随后他便想起素锦交代的事儿了,于是他差人去将玄元丹取来,钱货两清。

  项阳将玄元丹收好,此行的主要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的幽冥花是次要的了。

  老乌道:“不知道友打算如何卖幽冥花?是拍卖还是寄卖?”

  项阳想了想道:“寄卖吧,拍卖太费时间,我还有急事要做。”

  他现在想快点回灵药宗,先将梁丘救回来再说其他,怕夜长梦多出事。

  老乌略作沉吟道:“若是道友可以长期提供幽冥花货源的话,我这里倒有一笔双赢的买卖想跟道友你详谈一下。”

  顿了顿他又道:“道友寄卖幽冥花也好,拍卖也好,终究是小利,不如与我商会合作,将幽冥花独供,我商会会将幽冥花的利益提升至最高,届时道友可拿纯利的七成,如何?”

  他所说的什么利益都是障眼法罢了,其目的仅仅是为了探出面前这小子到底能不能提供大量幽冥花,换句话说,就是他是不是有种植培育幽冥花的办法。

  项阳听后觉得这笔买卖似乎还真不错,九州商会那么大,渠道自然多,若是跟他们合作的话,比自己出去瞎蹦跶要强多了。

  只不过具体细节还需琢磨。

  于是他点头道:“这买卖可以研究一下,只是我现在还有急事要办,三天后你们再去我灵药宗找我详谈吧。”

  老乌点头道:“可以。”

  随后项阳便与羽然长老离开了九州商会。

  老乌来到商会顶层。

  素锦怀中抱着一只纯白色狐狸,白皙纤细的手指抚着小狐狸,小狐狸发出舒服的呼噜声。

  老乌将探来的消息如实禀告完毕后,素锦眉头一挑,疑惑道:“他说他是灵药宗的?”

  老乌点头道:“是的。”

  “有关灵药宗详细情报调查的如何了?”素锦问道。

  老乌摇头道:“尚未完成。”

  素锦秀眉微颦,道:“加快进度。”

  “是。”

  老乌又问道:“副会长大人,三日后还需要派人去灵药宗吗?”

  素锦沉吟片刻道:“去,为什么不去?如果灵药宗真的能种植培育灭绝灵药的话,那这可是一个赚大钱的绝佳机会。”

  “副会长大人英明!”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九州商会的人站在门外道:“副会长大人,属下有要事禀告!”

  “何事?”

  “玄天宗少宗主汪良在梁城府邸内遇刺陨落,凶手破其紫府取其金丹而后不知去向,玄天宗化神期大能下令封城,梁城许进不许出。”

  素锦闻言一愣,随后问道:“汪良什么时候来的梁城?”

  “昨日晚间到的梁城。”

  老乌一脸担忧道:“副会长大人,玄天宗少宗主被人杀害,玄天宗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恐怕梁城内的所有修士都要遭劫,您看要不要通知会长大人过来止戈?”

  素锦沉吟片刻摇头道:“玄天宗宗主汪永庆有儿子十几个,这才死一个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老乌:“……”

  顿了顿素锦道:“我所在意的是,破紫府取金丹?这样残忍的手段让我想起了一个已经被灭门很久的门派……”

  与此同时,梁城万里之外。

  一艘极品飞舟正在极速飞驰。

  马柘坐在其中,手中把玩着两颗修士的金丹,他嘀咕道:“公私皆了,可我怎么感觉好像还忘了一件事儿呢?”

  顿了顿他恍然想起,一拍大腿道:“项道友应该能结的起账吧……”

  ……

  “阿嚏!”

  刚出梁城的项阳揉了揉鼻子,嘀咕道:“谁想我了?”

  羽然长老道:“项长老,梁城好像出事儿了,您看!”

  项阳转身回头一看,只见梁城被一个肉眼可见,类似能量罩的东西给罩住了。

  城门紧闭,排队入城的修士也四处飞散开来。

  项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出事就出事吧,反正跟咱又没有关系,走吧,回灵药宗救副宗主。”

  “嗯。”

  随后项阳祭出飞舟,二人离去。

  傍晚时分,二人抵达灵药宗。

  众长老出门迎接,众星捧月一般将项阳猛夸一顿。

  季凌闻讯赶来,道:“玄元丹买到了?”

  项阳将装有玄元丹的瓷瓶拿了出来,道:“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