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35、天弃之子

35、天弃之子

 热门推荐:
  “天道爪牙?”项阳一脸懵逼道,“为什么这么说呀?”

  梁丘解释道:“这世间先有逆修,后有顺修。顺应天意者,修炼无瓶颈,晋升无雷劫,常千百载便可大乘,但穷其一生也无法破碎虚空原地飞升成仙,只因他是天道使者,受其恩惠也受其管制,不可逾越。

  而我们是逆修,本就逆天而行,修炼困难。每每历尽千辛度过九重雷劫后,总有一天才修士横空出世,大杀四方,阻我仙路,此獠不是天道爪牙又是什么?”

  随后他又说了一些事例,大概就是逆修们辛辛苦苦的好不容易熬过了九重天劫,准备破碎虚空飞升成仙时,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一个年轻大能,自称天选之子,大杀四方,最终耗尽所有,被逆修合力以致灰飞烟灭,只不过有一些即将成仙的逆修也因此或伤、或残、或死而断了仙路……

  因此只要逆修们发现修炼速度堪称妖孽的修士,便会暗中观察,若其真是顺修,便会灭之。

  项阳:“……”

  “我怎么觉得你们这好像就是嫉妒呢?”项阳撇嘴道,“嫉妒人家修炼快、天赋高,所以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将竞争对手扼杀在摇篮之中。”

  梁丘微微摇头道:“绝不是嫉妒,这是先辈们万万年传下来的,且有理有据。”

  项阳不信反驳道:“既然天道不让你们逆修成仙与天地同寿,那么它不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在你们未成气候时,降下天雷劈死你们呢?

  非要去培养什么天命之子,让他一个去单挑你们一群?这不是傻是什么?”

  梁丘平时也没深入研究过这些问题,所以顿时语塞,支吾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季凌忽然开口说道:“因为天道有缺。”

  “它是不是缺个心眼儿?”项阳开玩笑道。

  季凌瞪了项阳一眼,道:“天道有缺,遁去其一,这一便是一线生机,我们逆修争的便是这一线生机,争到了生机,便可渡劫成仙,争不到便灰飞烟灭。”

  项阳现在终于明白了,这帮人为了长生不死、与天地同寿,也许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他很庆幸自己是五行杂灵根,也就是天弃之子,否则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话题到这里基本也就结束了,再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季凌道:“你之前捏我脸是无心之失,不知者无罪,我不怪你,若是日后你再提及此事,休怪我翻脸不认人,将你绑了喂静水湖蛟。”

  季凌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去静水湖畔钓蛟龙了。

  项阳明白,捏脸问路这事儿算是翻篇过去了。

  随后梁丘与项阳也告退了,俩人回到静室后,梁丘叮嘱道:“项长老,以后万万不可在别人面前提起你的道心,若是非说不可,那就说你一心寻长生,以免招来杀身之祸。”

  “不至于吧?我一个五行杂灵根的天弃之子,他们还不肯放过?”项阳无语道。

  梁丘眼神飘向远处,脑海里浮现了一个挚友来,他沉吟片刻道:“若是遇见那种抱着宁杀错不放过的逆修……”

  项阳听后忽然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直冲后脑勺。

  这帮人修仙修的脑袋都瓦特了吧?

  梁丘想了想,一拍储物袋,从中拿出一张半掌大小的黄褐色符篆,道:“项长老,这张匿气符你随身带好,它可以隐匿你的修为境界,绝不可让他人知道你在一天之内便从一介凡人修炼成一个炼气三层的修士,待过个三两年再将匿气符舍弃,届时便安全稳妥了。”

  项阳赶紧接过匿气符贴身收好,毕竟疯子年年有,今年特别多,万一不幸遇见了一个疯子,那到时可就为时已晚了……

  他决定以后要把‘寻长生’三个字挂在嘴边养成口头禅,这样更加保险一些!

  “项长老,你以后便不要再修炼了,如今你已炼气四层,可以使用储物袋了,初衷已得,就此打住吧。”梁丘语重心长道。

  项阳点了点头道:“嗯,我明白,反正我就是怎么修炼也不可能突破金丹期,现在这样就够了。”

  梁丘见项阳能够知足常乐,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便将储物袋的使用方法传授了一番。

  项阳转眼便学会了,他对储物袋的能力真的很感兴趣。

  梁丘道:“我明日一早便动身去梁城将幽冥花卖掉,并适机宣扬项长老你与邢昊结为异性兄弟的事。”

  项阳点头道:“也好,以免夜长梦多,对了副宗主,记着不要将紫云落与我合作的事儿宣扬出去,我还有一些计划需要在她身上实施。”

  梁丘皱眉,有心想要劝阻项阳不要玩火,可随后他便想到,眼前的少年虽然年少,但做事却很有分寸,应该会掌握好度的,于是便点头道:“好。”

  ……

  现在已经接近傍晚,项阳回到药园才想起来,铜罗草草籽还没有弄呢。

  他拿起对讲机将羽然长老叫了过来。

  羽然长老见到项阳后,便心不在焉起来,心里总想着下午发生的事儿。

  “羽然长老你在听我说话吗?”项阳晃了晃手道。

  羽然长老回过神来,脸色一红道:“项长老您说,羽然听着呢。”

  项阳无语,方才已经问了两遍了,都没有得到回复,居然还说听着呢?

  他无奈道:“我是想问问你,灵药宗可存有铜罗草的草籽?”

  现在的时节并不是铜罗草结草籽的时候,所以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这儿了。

  羽然长老虽然心中不解项阳为何会有此一问,但还是乖乖回答道:“有的。”

  项阳听后一喜,倒是免去了不少麻烦,他道:“那麻烦羽然长老为我取来一些铜罗草的种子行么?”

  羽然长老迟疑道:“铜罗草的草籽存放在宗内宝库中,想要去宝库取物,需副宗主点头方可。”

  项阳一怔,随后不解道:“不是有储物袋吗?还要宝库干嘛?”

  这就是他有所不知了,每个门派都有相应的宝库,里面存放着的东西是属于门派共同资产,按功劳取用,并不是个人资产,所以要宗主与诸位长老共同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