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灵药大仙尊 > 9、就是这个味!

9、就是这个味!

 热门推荐:
  季凌昨晚在静水湖畔钓了一宿的龙,眼瞅着鱼漂实打实的动了一下,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呢,一声‘有人吗‘便在天帘谷中回荡开来,气得她差点把鱼竿一把捏碎!

  哪个不开眼的大清早乱吼乱叫?!

  想死吗?

  正想打算试试用活人做鱼饵!

  来的正好,就是你了!

  季凌满脸杀气,拎着鱼竿从原地消失不见。

  静水湖底的蛟龙瞪着硕大的龙眼,整张龙脸上写满了震惊。

  它方才一瞬间居然察觉到一丝那走失宗主的气息!

  好在细细感受之下才发现是它自己的错觉。

  可真是吓死个龙嘞!

  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抓紧修炼才是,万一哪天那个倒霉的宗主真的回来可就坏了!

  蛟龙闭上眼睛,准备进入认真修炼模式。

  可它怎么也无法静心进入修炼状态,心里对刚才那道似是而非的气息特别特别在意。

  它有心想出去看看,可实力又不允许。

  它并没有把守在静水湖畔的‘小丫头’放在眼里,真正令它畏惧的是天帘谷的阵法禁制。

  若是它离开这静水湖,它体内的禁制便会触发天帘谷的禁制。

  世人皆知灵药宗宗主是一个种植灵药的天才,可却不知他同时也是一名阵法天才!

  天帘谷的阵法禁制一环套一环,威力堪比五九天劫,而它则是开启这禁制的唯一钥匙。

  静水湖的特性可以隔绝几个阵法之间的联系,所以它在没有破开体内禁制之前,只能选择乖乖的待在静水湖中。

  想到这里,蛟龙又将那个走失的宗主骂了个狗血淋头。

  该死的修士,可恶的修士,本龙恨你!

  ……

  话说季凌带着杀气出现在项阳的面前,还未发飙的时候,便瞧见了项阳手中攥着的一捆儿幽冥花。

  她微微皱眉,想必眼前这人便梁丘口中那个拥有幽冥花的人吧?

  就在季凌一愣神的功夫,项阳已经伸出了‘魔爪’,捏了捏她的脸蛋……

  本来呢,如果项阳规规矩矩的打听事儿,季凌真没打算把他怎么样,毕竟幽冥花摆在这里了,怎么也得掂量掂量孰重孰轻。

  可现在情况就不同了,脸蛋居然被人给捏了!

  这就是赤果果的(亵)渎!

  虽然项阳的本心并不是如此这般,可季凌本人却不这么想了。

  于是被羞怒冲昏了头脑的季凌二话不说,抓起项阳的腿,飞回了静水湖畔,将其扔在地上,随后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根大拇指粗细的绳子,三下五除二便将项阳捆了个结结实实,转而将绳子的另一头系在鱼线上。

  一切准备就绪,就差抛竿甩钩了。

  项阳经过最初的懵逼,到现在不仅没回过神,反而更加懵逼了!

  他看着自己面前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弱弱的开口问道:“那个,你这是要做什么呀?”

  季凌握住鱼竿,瞄了瞄静水湖中的一个位置,稚嫩的声音平静的回道:“钓鱼。”

  项阳:“……”

  钓鱼就钓鱼,你把我绑鱼线上是几个意思?

  他刚想问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的时候,季凌便抛竿甩钩了。

  “阿!!!”项阳在空中呈现了完美的抛物线与惨叫声。

  这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还请太上长老手下留情阿!”

  “噗通~”

  “咕噜咕噜咕噜~”

  湖底的蛟龙吓了一跳,它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人类正在水中疯狂的扭动与吐泡泡……

  梁丘可算是来了。

  在项阳打扰季凌钓龙的时候,季凌便不自主的散发出杀气。

  梁丘昨晚一宿都在犯愁,一个大活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就这么没了,说出去都没人信!

  这事儿要不是自己亲眼所见,自己都不信!

  手底下那些长老都在翘首以盼的等着好消息,这下怎么跟他们交代阿?!

  就在梁丘几欲抓狂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太上长老的杀气!

  他急忙御剑直奔天帘谷。

  路上他还在想,一向与世无争且平和的太上长老怎么会露出杀气呢?

  难道是哪个不开眼的弟子惹怒了太上长老?

  不可能呀!

  天帘谷虽然不是禁地,但胜似禁地,那里住着灵药宗修为最高的太上长老,平日里谁敢冒犯呀?

  当他进入天帘谷,看见一脸惊恐的项阳后,可谓是惊喜交加!

  梁丘喊完那一句话之后,落在了季凌的身边,此时他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了,直接开口道:“太上长老不可呀,此人乃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季凌便打断他道:“我知道。”

  “既然知道您还……”梁丘话说一半便住嘴了。

  他心里冒出来一个想法,难道太上长老要对其严刑拷打?

  对了,为什么项公子会出现在天帘谷之中?

  梁丘一脑袋的问号。

  这会儿项阳简直要疯了!

  莫名其妙被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当做鱼饵钓鱼已经很难接受了,现在眼前这个生物又是什么鬼东西?

  这特么是鱼?

  我书读得少,你可别骗我,这分明是条龙阿!

  被吓了一跳的蛟龙这会儿正在项阳的面前,硕大的龙眼盯着项阳猛瞧个不停,最后还伸出舌头添了一下项阳,接着龙眼中露出迷茫之色。

  湖畔的梁丘无意间发现了地上的一捆儿幽冥花,他终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道:“太上长老,您为什么要这么做呀?”

  季凌皱眉回答道:“他冒犯了我。”

  梁丘:“……”

  “此人对我灵药宗意义重大,还请太上长老三思!”梁丘觉得太上长老有一些胡闹了!

  他还以为太上长老在为宗门考虑,结果只是为了私怨。

  难道孰重孰轻还分不清吗?

  这会儿季凌的气也消了一些,也觉得这么做似乎有点不妥,于是她一抬手,将水中的项阳拽了上来。

  项阳一离开静水湖,湖中的蛟龙便想了起来,没错,就是个味!

  虽然淡了点,但绝对错不了!

  这个人类身上有那个走失宗主的味道!

  “吼!!”

  一声蛟龙吟破水而出,顿时湖面掀起层层巨浪,巨浪试图想要将项阳留住。

  季凌、梁丘脸色双双一变。

  接着季凌毫不犹豫,小手一挥,破开巨浪水幕,将项阳给摄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