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两界布道 > 第二十六章:镇尸符

第二十六章:镇尸符

 热门推荐:
  “着~!”

  陈俊伊说做就做,当即手掐印诀结成破魔印,输入法力,冲着已经快变成行尸的黄鹏一印。

  唰~!

  带着明黄色光芒的破魔印当即从陈俊伊手中飞出,正中在地上嘶吼打滚,已经没了人样牙齿逐渐变长突出的黄鹏。

  “啊~!”

  一声惨叫,黄鹏身上被破魔印击中的地方冒出阵阵白烟,发出难闻的尸臭味。但是,也就仅限于此,这破魔印对王鹏似乎并没有太大作用,很快就被他身上冒出的尸气给消耗一空。

  见此,陈俊伊眉头一皱,还没什么反应,就见老道士上前一步,对陈俊伊道:“这用指诀印法对僵尸作用不大,它们是有躯体保护的,不像鬼物之类的只剩魂魄,用指诀法印无往而不利!对付僵尸最好用桃木剑、镇尸符或是火烧等方法,其他的除非施展之人修为很高,不然都不是很有效。”

  “我知道。”

  陈俊伊闻言,看了眼老道士,说道,“对付僵尸的办法有很多,可都不是我现在能办到的,毕竟我现在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只有这指诀印法一道,还能随时施展,所以我就用指法来试试了。谁知……”说着,陈俊伊摇了摇头。

  哪知,却见那老道士一笑,伸手拍了拍挎在一旁的黄布袋:“你没有,我可有。”

  笑着,老道士伸手从布袋中拿出一大摞已经画好的符纸,递给陈俊伊。

  接过符纸,陈俊伊随意翻了翻,却见这摞符纸虽无法力加持没有效用,但画的却是分毫不差,都是正宗道家符箓,只需输入法力就可使用。

  且这摞符纸包罗万象,里面不仅有现在需要的镇尸符,还有求雨派的上用场的甘露符、治病救命的药灵符、甚至连孕妇安胎的保胎符都有……

  随意挑拣了张镇尸符出来后,陈俊伊将这摞符纸还给了老道士,问道:“你这身上带这么多符纸干嘛?”

  “这不是练手嘛!”

  老道士脸一红,略显扭捏的说道,“咱也不像你,这么早就入道,可那也要认真练习不是,说不定哪天就入道了!”

  说着,这老道士还‘深情款款略带忧郁’的看了眼陈俊伊,直看的陈俊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才继续说道:“况且,我也要生活不是,这就当一边练手,一边养家糊口了,反正没有法力这些符都没作用,普通人也不认识什么符,有生意来了,我就随便点一张糊弄一番就得了。”

  闻言,陈俊伊嘴角一抽,看着‘深情款款’看着自己的老道士,摇摇头,这老道士倒看的开。

  没搭理老道士的眼神,陈俊伊伸手捏起一张镇尸符,输入一丝法力后,镇尸符上突然冒出一抹黄光,一阵阵克制尸气的波动自符纸上散发而出。

  一旁的老道士立马眼睛一亮,一眨不眨的看着陈俊伊手中的镇尸符,心中充满了羡慕之情,这不就是他一直所追求的嘛!

  至于那已经没了人样,差不多尸变完成的黄鹏,则在镇尸符发出阵阵波动的时候,立马抬头,一双充血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陈俊伊手中的镇尸符,低声嘶吼着,已经完全没有人类的情感与理智。

  它万分想要扑上去,撕碎前面两人的喉咙,渴饮他们的鲜血,发泄心中快要冲出胸膛的杀意。

  可是……

  那张小小的符纸,却发出令它万分恐惧的波动,如面对天敌一般,是来自血脉里的恐惧,根本不是它能抵抗的。

  所以,这黄鹏化成的行尸,虽对陈俊伊和老道士充满杀意,但在镇尸符的威慑下,还是本能的一边威胁着嘶吼,一边一步步往后退去,想要就此离去。

  但陈俊伊又怎会让它离去。

  见它后退,陈俊伊露出一丝冷笑,直接一抖手,瞬间,镇尸符脱手而出,直直朝着行尸射去。

  吼~!

  一声震天的嘶吼,原本缓缓后退的行尸,立马弯下腰双手着地,如野兽般往左侧蹿去,想要避开镇尸符。

  可是又哪里有这般简单,就在这行尸蹿到半空的时候,镇尸符已然稳稳贴在它额头,瞬间它浑身尸气都被彻底封在身体里。

  而没了尸气的相助,行尸也就成了一具真正的尸体,僵直着从半空落地,保持着蹿出的姿势一动不动躺在田埂旁的田地中。

  只看了一眼,没对这行尸多加关注,陈俊伊便看向了不远处的山弯,看着丝丝尸气冒出的山弯,陈俊伊眉头大皱,心中暗自思忖。

  半晌后,陈俊伊才自山弯收回目光,转头看向旁边的老道士,特别是老道士布袋旁挂着的桃木剑,道:“黄鹏变成这般,说明此地必有僵尸出没。如此,为了陈村安全,我必须降服这僵尸,但我无有准备,所以不知可否借你桃木剑一用?”

  “拿去便是!”

  老道士也是爽快,直接从腰间解下桃木剑,递给陈俊伊。

  拿着桃木剑,陈俊伊道:“你无有法力在身,且年纪也是不小了,以防万一,你还是现在就回陈村吧,别再继续前行,免得出了什么意外。”

  闻言,老道士一瞪眼:“看不起我?你别看我没有法力傍身,但我一直勤练门中传下的八卦掌,寻常十来个小伙子也不是老道我的对手,对付一个僵尸,不说能不能降服,但保全自身还是没问题的,所以……”老道士对着陈俊伊谄媚一笑,“就让老道我跟着去看看呗!说实话,老道我七十多了,还没见过僵尸呐!”

  “可是……”

  陈俊伊看老道士自信满满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儿后,说道,“我还是不太放心,你也没甚防身的东西,要是待会儿我一个照顾不到,那你……”

  哪知,听了陈俊伊的话,老道士笑着摆了摆手:“没事没事,我自不会拖累你便是,况且,说不准到时候老道我还能助你一臂之力!”

  “好罢,你自己小心便是!”

  见老道士下定决心要一起前往,陈俊伊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往田埂下一跳,落到了田埂下的田地里。

  陈俊伊快步上前,走到那行尸身旁,看了一动不动的行尸一眼后,举剑,对着其心口就是一剑。

  只见,这粗糙无比,如同木棍的桃木剑,似连人的皮肤也刺不进,可是,一物克一物,本就带着破邪性质的桃木剑,在刺向行尸的时候,这桃木剑却如烧红的铁棍插入黄油一般,行尸坚硬的皮肤对桃木剑根本没有丝毫作用,直接穿胸而过。

  滋~!

  细微的声响中,桃木剑刺中行尸胸口处,冒出一阵阵白烟,并伴随着令人作呕的恶臭。

  拔剑,原本被镇尸符镇住,一动不动的行尸,身体竟轻轻一颤,但转瞬其整个身体便如被火烤一般。

  先是身上的皮肤化为飞灰,随后便是血肉、骨架,直至化成一堆飞灰,微风一吹,飘落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