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两界布道 > 第二十章:老虎叼猪

第二十章:老虎叼猪

 热门推荐:
  见此,陈俊伊忙安抚了奶奶,随后轻声问道:“奶奶,刚才您说老虎什么?”

  闻言,沉默了一会儿后,奶奶才开口说出四个字:

  “老虎叼猪!”

  “老虎叼猪?”

  “就是老虎叼猪。”见陈俊伊面露疑惑,奶奶点头确认后,又解释道,“这老虎叼猪,不是说真的老虎叼猪,而是……怎么说呢,反正就是一种不吉利的东西,所以才说你今天不用去相亲了,免得冲撞了什么。”

  “哦!”

  见奶奶也说不清楚什么是‘老虎叼猪’,陈俊伊就没在这上面多做纠结,而是想到奶奶刚才说的什么三十多年前死的月娥回来一事,好奇心起的陈俊伊准备好好问问奶奶有关月娥的事,毕竟今天死的陈建国是月娥老公,且他们家房子上阴气盘踞,这和月娥怕还真是有所关联。

  “奶奶,你刚才说月娥死和那什么老虎叼猪有关,是怎么回事?”

  闻言,奶奶看着正对大门的高山,思绪飘飞,将三十多年前的往事缓缓道来:

  “三十多年前,应该是1987年那年,我记得那年冬天雪下的特别大,厚厚一层,都快没到膝盖了。也就是在这个冬天,村里趁着青壮劳力空闲,便组织一起挖水库,不管男女,都在村尾那个山弯里挖土垒堤。

  而月娥死的那天,正好是村里休息,不用去挖水库,所以各人都窝在家里,大雪天的也没人愿意出门,只有村里的小孩子,还要去上学,起的早早的。而我呢,很早就起来做早饭了,但奇怪的是,那天我做着饭就隐隐听见村尾上面,水库往下一点的另一个山弯里,传来几声野兽的吼叫声,就跟老虎差不多。

  那个时候我们这野兽多,什么豹子、老虎都有,我也就没在意。谁知,没过多久,村里突然响起大喊声‘来人啊,来人啊’,一听这喊声,我和你那死去的爷爷,立马开门走了出去,直接往声音响起的地方赶去……”

  说到此处,奶奶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后,继续道:“当时,建国一家还住在老房子里,就是小卖部对面那栋没人住的空房子,你应该知道。他们现在住的祠堂后面的那间房子,是月娥死后老房子没人敢住,才新建的。”

  闻言,陈俊伊点点头,好像自打他记事起,那栋房子确实是一直没人住。

  见陈俊伊点头,奶奶才继续说道:“我们家离建国家老房子不远,所以我和你爷爷算是最早赶到的。当时,我们赶到时就见建国家那个只有八岁的小女儿,正站在小卖部门口,一直对赶到的大人喊‘家里二楼有人,家里二楼有人’。听她这么说,我们只以为是她家进了贼,所以你爷爷立马就和几个村里的青壮,拿着扁担、锄头冲了进去,说是去抓贼。

  结果,刚进去没一会儿,就见你爷爷他们几个大男人,是连滚带爬、连喊带叫的冲了出来,一个个面色苍白,毫无血色,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最后一问,才知道,原来是他们进去抓贼,贼没看到,却在二楼楼梯口看到了已经上吊死的月娥。可他们没有把月娥先放下来,却是一个个都跑了出来。

  而其中一个一直声称自己胆子最大,同样进去抓贼的三炮,却是跑的最快的一个,他第一个跑出来,可见当时月娥那样子,是有多恐怖了。而你爷爷他们出来后,也没说月娥样子怎么样,只说月娥死了,这样一来,那我们这些在外面等的娘们自然也就都进去了,毕竟月娥是女的,还得我们去弄才合规矩。结果,月娥那个样子……”

  说着,奶奶摇了摇头,叹息道:“说实话,村里以前老一辈上吊的也不是没有,我也见过,但却从来没见过像月娥那么恐怖的。只见她披头散发,面部憋得紫黑扭曲的不成样子,一双眼睛充血往外突出,向上翻着,全是眼白,舌头伸出老长挂到胸口,身子还不停的一荡一荡。

  那样子是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我们一群老娘们原准备进去收尸的,却也统统被吓了出来,根本没人敢上前,甚至村头林娇都被吓哭了。最后,还是月娥她弟弟赶到,上去将月娥给放了下来。

  随后,停尸,起棺,就停了一天,便将月娥给草草葬了,毕竟大家都被吓得不轻,早结束早好,可谁知道,就在大家都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时……”

  “月娥下葬的当天晚上,她家养的猪就被老虎给叼走了,且她下葬的地方不停传来老虎的吼声,这一夜,听着月娥家方向传来的猪叫声和老虎吼声,村里根本没人睡得着。

  熬到第二天一早,村里人都去了月娥家,却看到月娥家猪圈外有两排很大的野兽脚印,一直延伸出去。见此,大家就顺着这野兽脚印,从月娥家猪圈一路跟过去,最后,你猜我们到了哪儿?”

  “哪儿啊?”

  陈俊伊也是颇为配合的问道。

  “最后,我们发现那脚印一直到月娥坟前,就不走了,只在原地打转。”

  奶奶转头看着陈俊伊,煞有介事的说道:“那坟前全是老虎脚印,而那只猪已经死了,就躺在坟前。奇怪的是,除了坟前的脚印外,坟周围的其他地方全没老虎离去的脚印,那老虎就像到了月娥坟前就消失一样。

  看到这种情况,就有村里的老人说这是‘老虎叼猪’,而月娥又刚好属猪,所以注定月娥是要死的,且死后变的鬼会很厉害。

  我们当时就站在月娥坟前,再听那老人一说,大家心里都是毛毛的,一个个的也没多想,就都匆匆回了家。可谁知,随后一个月内,村里陆续有三个人无缘无故上吊死了,到了这一步,大家才发现事情不简单。便急忙请了镇上一个解放前的老道士,来村里看看。

  结果,那老道士一看就说是月娥化成的吊死鬼在村里游荡,那后死的三个人就是被她带走的。

  还说事不宜迟,情况十分紧急,要立马做道场,也就是赶鬼,要是再拖下去他也没办法解决。到时候,村里还会死人,直到成为一个死村为止。听他这样一说,大家都慌了,村里当天就组织人上山砍桃树,做好了‘鬼杈’,晚上由那老道士牵头,开始赶鬼。也就是那么一赶,村里到现在为止再也没人上过吊,平安了三十多年。”

  “那这么说,那赶鬼是真有用了?”听完奶奶诉说,陈瑞一边思考着,一边问道。

  “当然有用,而且赶鬼还很恐怖,我现在想想都怕!”

  “赶鬼?是怎么样的?真能……”

  好奇心起的陈俊伊正开口询问,却突然听到厨房里传来老妈的声音,他瞬间止住了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