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两界布道 > 第十章:神像

第十章:神像

 热门推荐:
  随着阴力的进入,原本清澈的清水瞬间变的漆黑一片。

  同时,一道淡淡的黄光猛然自筷子上射出,直往东南方向而去。

  原本往东南方向倾斜的筷子,也开始缓缓复位,欲要重回原本竖直的状态。

  见此,陈俊伊长出一口气,暗自庆幸还好带了王梅过来,不然没法力的他,面对这种情况还真要束手无策了。

  至于现在,只要等这筷子复位,那不管小童的魂魄是被地势所困,还是被谁所拘,都能被强行带回。

  且看这趋势,筷子复位怕也要不了多久!

  不过……事情并没陈俊伊想的这么简单。

  “怎么回事?”

  只见,正当陈俊伊松了口气的时候,原本还在缓缓复位的筷子,突然像拖着什么千斤重物一般,不仅停止不动,不再复位,甚至还有被重新拉向东南方向的趋势。

  而整根筷子在陈俊伊法术的作用下,和那拉着其往东南方向的力量拉扯中,渐渐地弯曲成了一个巨大的弧形,似乎随时都会断裂一般。

  见此。

  立马排除地势影响,知道必是有人在干扰其招魂的陈俊伊,二话不说,直接伸手一指窗外,怒声道:“王梅,你跟着刚才那道黄光前去,我倒要看看是谁一直在做这种拘人魂魄的恶事!”

  “是,主人!”

  恭敬应答一声后,王梅当即化成一道黑烟,直往东南方向而去,紧随黄光之后。

  而在王梅走后,陈俊伊也不敢耽搁,一刻不停地轻声念动招魂咒,欲从那不知名的人手中,抢回小童的魂魄。

  ……

  呼~!

  杭市东南方向,昏暗的地下室中,中年男子好不容易压下晃动的瓷罐,这才刚松了口气没多久。就见,伴随着‘咣咣咣’的响声,那已经恢复平静的瓷罐又猛烈晃动起来。

  且这次的晃动幅度,比之刚才更加剧烈。

  一见此景,深知刚才施法之人又开始招魂的中年男子不敢有丝毫犹豫,其立马双手合十,面容虔诚的低声诵读经文。

  可说是经文,这从其嘴中念出的声音,却又似经非经,拗口异常,更像是一种祭文。

  只见,随着中年男子诵读经文,其体内一股神秘的力量开始往他双手汇集,合十的双手手掌之中,冒出淡淡的红光,如游龙般绕着其手掌游动。

  “着!”

  一声低喝,念诵完毕的中年男子双手猛然分开,带着耀眼的红光,往那瓷罐上一按,红光瞬间没入,将晃动不止的瓷罐死死压制。

  双手按着瓷罐,不断将体内的神秘力量输入,一动不动,似入定一般的中年男子,额头不断流下的豆大汗珠。

  可见其压制瓷罐并不轻松!

  不过一会儿。

  这中年男子便牙关紧咬,身体摆动,气喘如牛,显然就快要坚持不住。

  屋漏偏逢连夜雨。

  就在此时,一道黄光突然出现在地下室中,只一闪,这黄光便如燕归巢一般,没入瓷罐之中。

  “啊!”

  一声惨叫,得黄光助力的瓷罐只一晃动便震开中年男子的双手,破去了那压制自己的红光,而红光一破,中年男子如被大锤捶在胸口,‘蹬蹬蹬’连退数步,其喉头一甜,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不顾自己伤势,抚摸着剧痛的胸口,中年男子彻底慌了神,本就是普通人的他,刚才不过是凭借所谓‘神尊’所赐的‘神力’,才能压制瓷罐,而现在,一番僵持过后‘神力’已经用完,毫无‘神力’的中年男子面对复又晃动的瓷罐,是彻底没了办法。

  可若是任由瓷罐晃动下去,到时候,一但瓷罐破开,被那男孩的魂魄逃走,那神尊交代给他的事情就彻底失败了。

  一想到神尊对待任务失败之人的手段,这中年男子眼中立马浮现出一丝惊恐。

  毫不犹豫,惊慌之下,这中年男子连忙面对神龛跪下,冲神龛中那尊被红布覆盖的神像连连磕头,大声疾呼道:“神尊显灵,神尊显灵……”

  伴随着中年男子剧烈的磕头,原本寂静无声,一动不动的神像突然开始微微左右摆动起来,同时,这密不透风的地下室,不知从何处吹来一股微风。

  青烟吹散,烛火摇曳,这微风绕着地下室不停的旋转。

  渐渐地,微风越吹越大……

  噗~!

  突然,供桌上的两只蜡烛齐齐熄灭,瞬间,地下室漆黑一片。

  那覆盖着神像的红布,也在蜡烛熄灭的瞬间,被那已经变成狂风的微风吹起,掉落一旁,露出里面那尊神像。

  一头两面,一左一右,皆是青面獠牙,可却一喜一悲,一狰狞一和善,狰狞一面双目大睁,张着血盆大口,和善一面双目紧闭,嘴角带笑;身子两侧生四手,前后错落,各执伞、剑、杵、刀四物;右脚踏地,左脚踩在一类似人头的物体之上。

  这神像甫一露面,就见底下磕头不止的中年男子全身精气瞬间便被抽取一空,面色苍白,身子佝偻,他额头死死抵着地面,如瀑布般的大汗顺着额头流到地上,头再也无力抬起。

  而吸收了中年男子全身精气的神像,也在一瞬间如同活过来一般,面容变的栩栩如生,大睁的双眼之中甚至有精光闪过。

  微微转头,神像竟然动了,它将面容狰狞,双目大睁的一面面冲前方,对底下已经虚弱不堪的中年男子毫不理会,而是先看了一眼地下室大门入口,随后便死死盯着在桌面上晃动不止的瓷罐,其先是目露疑惑之色,不过转瞬之间,那抹疑惑之色就成了毫不掩饰的冲天杀意。

  “竟……道家……,杀……”

  听着隐隐传来的声音,那跪在地上,以头抵地,浑身无力的中年男子身子颤抖着更加低伏下去,身如抖筛,只一个劲的祈祷,整个人都笼罩在强烈的恐惧之中。不一会儿,这中年男子身子突然一歪,一动不动的摔倒在地,其竟在深深的恐惧之中,被彻底吓晕了过去。

  而伴随着一个‘杀’字。

  两道红光,突然自那神像双眼之中射出,直直击向瓷罐,顺着陈俊伊的施法轨迹追踪而去。

  没有声息,没有异像,那两道红光就似石沉大海一般,没入瓷罐,毫无音信。

  再看那神像,只见其在发出红光之后,竟毫无预兆地整个炸裂开来,化为满天飘散的齑粉。

  “呼~!”

  随着神像炸裂,一道长长的松气声在地下室中响起。

  只见原本浑身紧绷,躲在门后一动不动,不敢发出丝毫声响的王梅,其身影自地下室大门后渐渐清晰。